首页 网上兼职 疯狂羊毛党:小白薅汽水、职业薅iPhone、大牛薅元宇宙

疯狂羊毛党:小白薅汽水、职业薅iPhone、大牛薅元宇宙

双12结束了,2021年的大促终于划了句号。

要说大促期间收获最多的,可能不是买到“剁手”的消费者,也不是让利销售的商家,而是在各大电商平台疯狂“薅羊毛”的羊毛党。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吴娇颖,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双12结束了,2021年的大促终于划了句号。

要说大促期间收获最多的,可能不是买到“剁手”的消费者,也不是让利销售的商家,而是在各大电商平台疯狂“薅羊毛”的羊毛党。

他们不仅在双11把元气森林薅上了热搜,还薅走了大促期间发售的大量iPhone、茅台、限量盲盒,与时俱进的高端玩家,甚至开始涉猎元宇宙,抢先薅起了“数字房子”,坐等升值。

开菠萝财经卧底了多个羊毛群发现,活跃在电商平台的羊毛党,也分三六九等,有业务玩家、职业玩家和高阶玩家。

“业务玩家”,通常蹲守在微博、小红书“羊毛博主”的评论区,大促期间是跟着博主捡漏的好时节,如果能被拉进羊毛群,就更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资深的业务玩家,早已打入无偿分享优惠的购物小组,或在电商平台返利软件之间切换自如,一边领券下单一边领取返利。

“职业玩家”,大多手握多个羊毛群,心甘情愿地为群友们24小时不间断分享各种优惠信息。

表面上,他们是在教你薅羊毛,实际上,你就是被他们薅的羊毛。

通过分享设置了优惠券、带有返利佣金的商品链接,群友每多下一次单,群主就可以多获得一笔佣金,下单的人越多,群主拿到的佣金就越高。

“高阶玩家”,玩法更隐蔽、风险更大,收益也更高。

他们通常组建自己的“刷手”组织,利用各种优惠渠道,以低于市场的价格专门“薅”高溢价、易出售的热门商品,比如iPhone、茅台、黄金,再从“刷手”手中回收并加价转卖。

“刷手”薅一笔可以获得几百甚至上千元的差价,倒卖的组织者更是收入不菲。

这种有组织的“薅羊毛”倒卖行为,介于合理利用优惠“薅羊毛”和采取非法技术手段薅羊毛之间,相当隐蔽,但产业链庞大、完整,且难以认定违法,处于模糊的灰色地带。

由于缺乏明确的法律监管,羊毛党的野蛮生长,也正在“反噬”商家和消费者的利益。

零成本羊毛党:看似教你薅,实际薅的就是你每逢大促,大批“薅羊毛爱好者”聚集的豆瓣购物小组,总少不了一些“神价”作业。

楠楠记得,双11期间,“10元买3箱元气森林”的那天晚上,自己所在小组里的作业帖就迅速盖起了几百层楼。

不过,这类“薅羊毛”购物小组,门槛并不低。

“想进组,必须熟读组规并正确回答所有问题,题目还会实时更新。

”楠楠称,这是为了防止职业“羊毛党”进来抄袭优惠信息,扰乱组内生态。

为此,购物小组还设置了一系列极其严格的组规,其中有一条就是:禁止在作业帖中加入自己的返利链接。

也就是说,小组里各大主流电商平台或线下连锁大店的优惠信息,必须是无偿分享、友好互助。

分享电商平台优惠信息,引导用户通过返利链接下单“薅羊毛”,正是当下大部分职业羊毛党赚钱的套路。

他们更多地活跃在微博、小红书,借分享优惠、好价、“薅羊毛”攻略,拉用户进入以微信群、QQ群形式存在的“羊毛群”,以教群员薅商家羊毛的名义,猛薅群员的羊毛。

群主通过社交平台“拉新”来源/小红书开菠萝财经卧底多个羊毛群发现,群内的“羊毛党”主要来自淘宝、京东、拼多多等主流电商平台,商品涵盖日用品、食品饮料、护肤美妆、服装等品类,优惠形式以“领券下单”为主,偶尔也会出现可直接领取、自助下单的全平台优惠券。

在羊毛群里,群主或管理员会24小时不间断分享“羊毛”商品链接,同时以图片示意优惠价格,若需要凑满减优惠,还会贴心地分享出一组最佳凑单商品。

群成员只需要复制链接,粘贴到对应的电商平台,即跳转至优惠页面,领券后可直接下单。

羊毛群内分享的凑单优惠,可以近12元购买原价超200元的商品据开菠萝财经观察,在这些羊毛群里,不仅可以400元买价值2000元的衣服,11元买价值200多元的零食,还能常常“薅”到1元的纸巾、0.1元的衣架等日用品。

对一些刚进群的“小白”来说,这样价格低、品类全、随时可以下单的“羊毛”,不可谓不诱人。

“我刚进群的时候,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每天都会细细查看群内分享的优惠。

”羊毛群成员晓雨告诉开菠萝财经,她在群里以超低价买到过各类刚需,甚至多次0元“薅羊毛”。

但当时晓雨不知道的是,她每通过群主分享的链接下一次单,群主就能获得一笔返利,下单的人越多,群主拿到的返利就越高。

实际上,这些羊毛群分享的链接,基本都来自电商平台的官方返利软件,比如,淘宝的“淘宝联盟”、京东的“京粉”、拼多多的“多多进宝”。

羊毛群分享的领券下单链接上海财经大学电商研究所所长崔丽丽分析,返利是一种由来已久的电商引流模式,但不为大众消费者熟知,这也就导致了羊毛党利用信息差赚取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的差价。

这类返利软件,原本是电商平台为了帮助商家进行推广而设立的,商家通过平台购买淘宝客服务,按照成交金额支付一定比例的佣金给平台上的淘客,引导淘客进行推广,这也是最初的淘客模式。

同时,商家也会通过返利软件设置一些隐藏优惠券。

“一方面是为了引流,另一方面是不希望带来不必要的价格纠纷,就好比商家在打折处理时要规避正常的销售价格体系,否则会打破已有的行业规则,导致价格体系混乱,不利于渠道管理。

”崔丽丽称。

“卖家为了推广买了淘宝客服务,在买家端就以商品返利形式呈现,有人通过你分享的带有返利的商品链接下单,你就能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

”晓雨以淘宝官方返利软件“淘宝联盟”为例向开菠萝财经解释,用户等级越高,获得的佣金也就越高,“高级用户一般是普通用户的三倍以上。

”淘宝返利软件用户等级越高,佣金越多来源/淘宝联盟“与用户等级直接挂钩的,是引流人数、成交人数和下单金额,通过你的分享下单的人越多,等级就越高。

”晓雨称,因此互联网上也衍生出了“代刷高返”和“快速升级”业务。

除了官方返利软件,互联网还衍生了很多汇集了各大电商APP优惠商品信息的综合性导购优惠返佣平台,比如粉象生活、花生日记、蜜源,这也都是羊毛党们的线报来源。

“商家设置优惠买推广-联盟给推广位-羊毛党刷到分享-顾客购买,这已经是一种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

”在晓雨看来,羊毛党只要能拉新,运营起自己的流量池,几乎可以说是零成本“纯赚”。

专业羊毛党:招聘"刷手”,专薅iPhone、茅台和黄金这种运营着自己的流量池、利用官方返利软件,一边带人“薅”、一边“薅”人的“团长羊毛党”,其实还算不上羊毛圈里的高端玩家。

相比之下,“黄牛羊毛党”玩法更隐蔽、风险更大,但收益也高得多。

一位“黄牛羊毛党”的管理成员表示,“普通羊毛党薅的就是几块钱的小商品,我们要薅就薅大羊毛。

”“大羊毛”,指的是手机、茅台、黄金、限量球鞋等高溢价、易出售的抢手商品。

上述“黄牛羊毛党”的管理成员向开菠萝财经解释其“业务”,“就是利用优惠券或者活动,以低于市场价格买到客单价高的商品,然后按照市场价格回收,中间的利润就是你赚的钱。

”一名黄牛羊毛党在知乎分享称,其有自己的线报来源、抢货方式和出货渠道,通过爬虫等脚本抓取各个平台高溢价商品的价格及活动,结合市场行情,有利润的发出链接进行抢购或购买。

电商从业者陈科告诉开菠萝财经,这种羊毛党的背后通常都是些淘客公司,“他们会通过社交平台招揽‘刷手’,但刷手进群也要先交‘学费’。

进群后,一旦有‘大羊毛’出现,组织者就会组织‘刷手’们去薅,之后再按一定的折扣回收这些商品,再通过闲鱼、微商、论坛或者经销商等渠道加价出售。

”“听我安排,抢购高利润产品;我卖出去,给你结算高利润;过程简单,约等于躺着赚钱。

”双11期间,开菠萝财经获得的两份“黄牛羊毛党”的招新公告称。

招新公告中宣传的“刷手”任务其中一份招新50人的公告显示,进群做任务的时间为两个半月,覆盖双11和双12两次大促,入群费为299元。

管理者表示,这是因为双11期间赚钱项目多且利润高,所以缩短了服务周期。

另一份公告显示,进群费用为1299元/年,个人在社群内成功赚到的纯利润超过1万元,即可申请毕业,毕业后可留在群里继续赚钱,也可以解锁高级赚钱群。

开菠萝财经联系到其中一位管理者,缴纳进群费后被拉进两个微信群,其中一个采取禁言模式,仅供组织者发布“羊毛”信息,另一个群可正常交流,群内禁止出现“刷单”等敏感词汇。

据开菠萝财经观察,近一个月内,群里几乎每天都会发布“任务”,主要分为三类:一是根据组织者提出的需求,利用电商平台的活动优惠正常下单iPhone13系列手机等热门产品;二是抢购限量发售的盲盒、潮鞋、热门演出门票以及茅台酒、金条、金币等有利润价值的产品;三是当某个平台或者商家出现价格漏洞时的“突袭项目”。

群内最新一次的“任务”,是在元宇宙抢“数字房子”。

群内发布的抢购iPhone13和元宇宙数字房子信息双11期间,天猫和京东均为会员发放了6800-600、3800-300的大额优惠券,群里最常见的项目领取优惠券后通过各渠道抢购iPhone,成功下单一笔,可获得100-700元不等的利润。

如遇到抢购茅台、纪念币或者其他有价格漏洞的大型突袭项目,组织者会单独拉小群,有的单笔利润高达上千元。

同时,组织者还会根据市场价格浮动、是否有利润,安排“刷手”取消订单或者拒签快递。

如遇到商家发货超时,组织者会安排下单的“刷手”前去维权,索取赔偿。

不同与上述“上级-下级”的形式,开菠萝财经卧底的另一个“黄牛羊毛党”组织的无门槛QQ群,有近2000人,采取的是“刷手”与管理者合作的形式。

管理员每天不间断发布手机、茅台等高客单价的商品,指导群成员进行抢购。

成员抢购到的优惠商品,可以自行出售,也可以加价出售给管理者。

群公告称,出给管理员,即可加入核心微信群。

在核心群内,管理员会更新热门商品抢购信息和报价,合作金额达到一定数额,还会获得分红。

群内发布的抢购信息及对应利润根据群内信息,通过帮助组织者刷高价值产品“薅羊毛”的“刷手”,短时间内赚到几千甚至上万的不在少数。

组织者在招新公告中称,上次招新的77个人,在三个半月内有超过70%的人赚回群费,累计赚到21万元。

组织者的利润就更不可小觑了。

开菠萝财经加入的一个付费群,进群费为299元/人,按照超过250人的群成员推算,组织者可以获得至少7万元的“进群费”收入。

其在招新公告中也表示,自己已累计收入超20万元入群费。

“这类专业的黄牛羊毛党,一年的收入不低于十几万元,前几年,他们甚至能月入5万元左右。

”陈科称。

薅羊毛,犯法吗?无论是靠量取胜的“群主羊毛党”,还是靠价获利的“黄牛羊毛党”,“薅羊毛”的最大受害者,往往都是商家。

陈科记得,自己就曾把店铺一款商品预计设置为售价128元,结果失误设置了优惠128元,导致售价误变为16.8元,被薅走大量羊毛。

类似的漏洞并不少见,引起大众消费者关注的就有多起。

比如,2018年11月,东方航空由于系统维护平台出现低至90元的白菜价机票;2019年双11,天猫果小云旗舰店把“26元4500克”的脐橙设置成“26元4500斤”,造成700多万元亏损;今年双11,元气森林企业店铺因运营操作失误,导致超14万用户以超低价下单价值数千万元的产品。

今年双12期间,开菠萝财经蹲守在羊毛群里,就见证了一起商家被疯狂“薅羊毛”的事件。

当晚,纸巾品牌洁柔旗舰店参与淘宝百亿补贴的一款商品出现价格bug,商品链接中从10包到96包不等的规格,均可以19.9元的价格下单。

很快,多个羊毛群及购物小组同步分享了这一“羊毛”,商品销量迅速涨至20万。

几天后,商家给出的解决措施是,所有“羊毛”订单进行退款不发货,并补偿每位下单用户10包同款规格纸巾。

商品出现价格bug时,羊毛群会迅速联动在类似的大型“薅羊毛”事件中,职业羊毛党是最令商家恐惧的,“一旦有商家出现重大的价格漏洞,短时间内消息就会传遍成千上百个羊毛群,很快就会被‘薅秃’。

”陈科称。

在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来,羊毛党组织发现一些电商平台的价格漏洞后进行分享,一般情况下,不涉嫌违法,“但如果明知道属于不合理或不合规的系统漏洞或技术漏洞,还进行传播并下单,就有可能被归为不当得利。

”广东法丞汇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车冲律师告诉开菠萝财经,羊毛党“薅羊毛”,一些情形下是最大限度地利用平台的优惠政策或优惠漏洞,从而获得低价商品或服务,再通过转卖等手段赚取差价等利润,是正常的交易行为。

其指出,实际生活中,也存在电商平台认可该类交易订单的情形,比如此前腾讯承认用户低价开通的会员、东方航空允许乘客正常使用白菜价机票。

不过,还有一些“薅羊毛”行为,可能涉嫌刑事犯罪。

车冲律师指出,一般情况下,达到刑事犯罪标准的情形,是羊毛党通过非法途径利用非法技术进行“薅羊毛”。

比如,羊毛党采取群控软件+改码软件的手段,获得电商平台的优惠券或者以超低价购买平台商品或服务,或者“冒充”新用户获取大量的新用户低价购物资格,此种情形可能涉嫌诈骗罪;通过非法技术手段侵入电商平台进行修改数据等方式获得优惠券下单的行为,则可能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

而当下真正处于灰色地带的,正是介于合理利用优惠“薅羊毛”和采取非法技术手段薅羊毛之间,有组织的“薅羊毛”倒卖行为。

朱巍认为,“黄牛羊毛党”组织“刷手”领取优惠券再抢购热门商品获利的情况,应当属于非法经营行为。

“这类刷手并不是真正的消费者,实际上相当于有组织地利用虚拟账号获取不当利益。

”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宗桂指出,这种组织抢购、倒卖的行为涉嫌民事欺诈,但在实际情况中较难认定。

“在电商平台的系统里,这些订单都是与真实客户签订的真实交易,订单成立后,客户即获得产品的所有权,可以自由处置,即便、转卖给他人,从证据角度来说,很难认定和查处,而且商家维权成本高,商家事后追究可能性小。

”由于在法律情形中较难认定,更多的举证和监管责任,落在了电商平台身上。

淘宝、京东、拼多多各自的返利软件页面在陈科看来,“羊毛党”如此庞大且能形成成熟的产业链,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平台的打击力度并不够。

“羊毛党尤其是职业羊毛党,活跃度和复购率都比较高,对电商平台来说,既意味着更高的GMV,也意味着更大的流量、更好看的日活数据。

”零售电商行业专家、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表示。

崔丽丽也认同,某种程度上,羊毛党对电商平台来说能起到一部分的引流作用。

“电商平台是愿意通过一部分的利益折让来换取这部分流量的,当然有时这些折让是由商家承担。

”但庄帅认为,电商平台需要流量,更需要真正购买的用户,因此各大电商平台对恶意‘薅羊毛’也出台了一些相应的防范机制和限制技术。

“比如,一个手机号只能注册一个账号,同一个IP地址、Mac地址、IMEI信息不可以重复下单,对大量寄往同一个收货地址的可疑订单进行‘砍单’等。

”在崔丽丽看来,平台理应对“羊毛党”有组织的商业化行为进行更多的管理和规制,“比如,应当设定隐藏优惠使用的条件,加强技术辨别,并设定可追溯的、留有证据可以申辩的相应机制、罚则等。

“。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