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我,90后,在韩国卖奶茶月入百万

我,90后,在韩国卖奶茶月入百万

奶茶出海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快乐柠檬、CoCo、鹿角巷等品牌此前一直在海外攻城略地,茶饮巨头也讲过出海故事。

2018年,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不约而同将触手伸向海外,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文丨王满华,编辑丨曹玮钰,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新茶饮已经这么卷了,还有机会再出一个喜茶吗?一位90后创业者告诉我们:有机会,下一个“喜茶”可能出在韩国。

奶茶出海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快乐柠檬、CoCo、鹿角巷等品牌此前一直在海外攻城略地,茶饮巨头也讲过出海故事。

2018年,喜茶、奈雪的茶、蜜雪冰城不约而同将触手伸向海外,但各自成果相异较大。

喜茶和奈雪率先打入新加坡市场,三年过去,喜茶在新加坡开设了4家门店,奈雪在新加坡和日本的门店以关闭告终;以低价策略打出差异化的蜜雪冰城,将出海的第一站定在更“下沉”的越南,目前拥有200+门店。

那么,奶茶出海的难点有哪些?copyfromChina放在茶饮是否奏效?海外真有机会出现下一个“喜茶”吗?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今天聊聊一个中国年轻人在海外开奶茶店的故事。

主人公林杰义是个标准的90后,喜欢设计师品牌,热爱折腾,大学期间曾在福州大学城开了一家主打奶盖茶的咖啡厅。

几乎同一时期,以“奶盖茶”起家的喜茶还未火爆全国,仍是广东江门一家名为“皇茶”的小店。

2015年,林杰义去到澳洲留学。

期间,一次和海外同学关于“中国能不能诞生世界级品牌”的battle,重新燃起了创业梦想。

他在澳洲昆士兰州开出一家奶茶店,取名“顽徒”。

如今,顽徒已在海外开了6家门店,澳洲3家,韩国3家。

其中,位于韩国明洞的门店巅峰时期的月营业额突破百万,一天最高卖出1300杯。

疫情期间,这家店还与海底捞“梦幻联动”,联手营销,一举拉升了海底捞30%的营业额。

本期「后窗」栏目,我们和林杰义聊了聊,从国内赚取第一桶金,到海外创业的经历,听他讲述奶茶出海的困难与机遇,以及韩国这片可能“被低估”的蓝海市场。

以下,是林杰义的自述:1、福州大学城的第一杯奶盖茶我从小就闲不住、爱折腾。

大学期间,我活跃在各种校园活动,但一次竞选失败改变了我的规划。

于是我决定创业,希望在校外再一次证明自己。

我决定在大学城开一家咖啡馆,那会挺多人不理解的。

现在回头想想,确实有点脑子发热,不过确实也看中了这块学生市场。

当时大学城的饮品行业很落后,咖啡店就卖个环境,喝的人并不多,而奶茶店的产品很低端,都是冲调的。

我想做的是一家集产品和“场”于一体的“校园星巴克”,独立于教学楼和宿舍之外的“第三空间”。

我们兴致高昂去咨询了福建WBC咖啡冠军,但他只淡淡留下一句,“在大学城开咖啡厅,开一家倒一家,建议别开了”。

短短一句话,几乎将我们的创业热情打入谷底,合伙人陆续离开,最后只剩我和现在的联创。

可能年轻就是有一股劲,我不信邪,徘徊了一个月决定继续做下去。

我们从网上找到一位台式茶饮的师傅,他有20多年丰富经验,不但指导我们如何开店,还帮着调配了茶饮秘方。

我之前觉得喝饮料很幸福,但那段时间每天要喝上百杯奶茶,后来甚至喝出了胃炎。

3个月时间,我们一边搞定饮品菜单,一边跑去厦门“尽调”咖啡馆,晚上还去星巴克兼职学习。

2013年9月,Simo咖啡厅在福州大学城正式营业。

虽然名叫咖啡厅,但茶饮才是主要产品,我们还研发了奶盖茶。

没错,就在聂云宸在广东江门做“皇茶”的时候,我们也在福州做了同样的事。

奶盖茶很受欢迎,贡献了几乎95%的营收。

第二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在全国掀起了创业热潮,福建省也举办了大学生创业大赛,我们拿着Simo去参赛。

作为唯一的线下项目,Simo很受关注,而且同一时间,远在北京的中关村车库咖啡受到了总理参观,省里有意把我们打造成福建的“创业咖啡”,最终拿下了省创业之星。

多方支持之下,我们的店很快就“爆”了。

你能想象一家咖啡厅开得像大排档一样吗?一条路走过来,所有桌子全部坐满,有几百人同时在店,都在喝奶茶,还有人特意从很远的地方坐公交来大学城排队。

当时Simo在整个福州市都很出名,那个年代的奶盖茶只要10元,房租不到3000块,我们就能做到平均日1万的流水。

这是我大学时赚到的第一桶金,之后出国留学的学费,海外创业的启动资金,都是从这里来的。

2、韩国明洞卖奶茶,月流水超过百万大学毕业之后,我去了澳洲留学。

开学刚没多久,我就觉得国外生活实在太无聊了。

学校附近很“村”,什么都没有,每天只能靠喝酒打发时间。

一想到要在这混两三年,我就很痛苦,于是重新有了创业想法。

我决定做回“老本行”,开奶茶店。

当时有个小插曲,也算进一步推动了我的这次创业。

一次我和几位小伙伴跟一群外国人聊天,中间聊到了各国消费品牌,外国人似乎总有种莫名的优越感,总觉得自己国家最伟大,还认定中国做不出像星巴克、麦当劳这样的世界品牌。

我当时挺“愤青”的,竭力跟这种观点battle。

但冷静下来之后,我还是决定要真实做点什么去改变这种偏见。

在我的能力范围,奶茶算是相对擅长的“武器”,于是我决定认真做一个奶茶品牌。

我们给新品牌起名“顽徒”,把齐天大圣作为品牌的精神内核,想向中国的热血顽徒致敬。

想法很热血,但创业总归艰难。

虽然我有国内开店的经验,但海外创业要解决的问题也很棘手、陌生。

首先是品牌和产品,这是卡死餐饮出海的第一道门槛。

说白了,你要让西方人接受这个品牌,产品也要因地制宜。

一些食材在国内很普通,但外国人会觉得很“魔幻”,比如奶茶里的珍珠,外国人超级喜欢,他们喜欢有嚼劲的东西;国内爆火的芝士奶盖正好相反,韩国人和澳洲人吃完都说这是啥东西,怎么这么难吃?我们不断找当地人反复测试,根据销量和顾客反馈制定菜单。

在韩国,我们最受欢迎的SKU是豆乳绵绵茶鲜奶,因为韩国人非常喜欢吃豆制品。

澳洲则会因为地域有所变化,比如在昆士兰海港城门店,最受欢迎的是百香果热浪啵啵,因为当地人喜欢新鲜百香果,也喜欢有嚼劲的珍珠和寒天。

接下来是供应链。

澳洲的供应链相对简单,但在韩国非常困难,韩国的茶叶标准十分严格且不对外公开,检疫标准更是“夸张”。

2018年那阵,麻辣烫曾在韩国风靡一时,张亮、杨国福都过去开店,很快开到2000多家,结果一个举报电话,就剩下不到100家。

因为在韩国,每一种蔬菜都要单独检疫,那些店没有达到标准。

顽徒直接向合格的一线供应商定制原材料。

传统茶饮行业存在因季节性变化导致风味变化、特定茶稀缺等问题,定制原材料可以保证原料风味的一致性,同时符合不同国家的进出口标准和食品安全标准。

这样一来,供应链难题也就基本解决了。

当然,其他问题也很头疼,比如海外的政府申报流程非常严苛,消防、残疾人设施都有一套严格标准。

我们有家店,光筹备就用了18个月,因为开在loft,要求必须给残疾人提供专用电梯。

再有,海外的人工成本也很高。

韩国人工是中国的4倍,澳洲是6倍。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们研发出了多款半自动化的制茶机器。

这些问题听着都很容易,但只有长时间身处海外市场才能真正了解,才能摸索出解决方法,这也是我认为国内品牌出海困难的原因——缺乏具备国际认知,缺少对当地政策、环境的精准把握。

目前,顽徒在海外开了6家门店,澳洲3家,韩国3家。

其中位于韩国明洞的门店,巅峰时期月营业额已经破了110万。

如果没记错,这一数字应该超过了奈雪2018年巅峰时期的平均单店营业额。

顽徒韩国明洞门店本来一切都是好好的,去年的疫情又给了当头一棒。

尤其商圈游客骤减,大品牌也撑不住了。

期间,韩国明洞的LINEFriends、优衣库、Innisfree、爱丽小屋旗舰店统统闭店。

但我们决定坚守,因为在韩国人心中,明洞的门店如果能熬得住疫情,品牌实力也就得到证明了。

事实也是如此。

扛过这一遭,很多人找我们合作,包括海底捞。

海底捞在韩国有9家店,属于做得比较好的中国品牌,但疫情也让他们遭遇了不小打击,亟需引流。

海底捞找我们联手促销,比如消费者在我们这购买两杯奶茶,就能获得一张海底捞减120元的优惠券,我们还在熊猫外卖(注:海外中餐外卖一线平台)开了一家外卖联营店,买奶茶送火锅,一下给海底捞拉升30%营业额。

3、在韩国再造一个“喜茶”当初我们把韩国作为出海的第二站,很多人不懂也不理解。

他们认为韩国市场狭小,只有5000万人口,是区区“弹丸之地”,而且较为封闭,海外品牌难以攻克。

包括国内奶茶品牌出海的首选也很少在韩国,北美或东南亚居多。

但我恰恰认为,韩国市场是被严重低估的,那里有“千店”潜力。

韩国的奶茶市场已经十分成熟了。

疫情前,贡茶在韩国有将近800多家门店,积累了大量用户基础,韩国本土PE甚至收购了贡茶超过65%的股份。

现在的韩国市场跟十年前的国内很相似——消费者已经养成了消费奶茶的习惯,但产品形态和体验还非常初期,有巨大潜力。

其次,韩国商业化市场化程度高,开店流程便捷高速,这给品牌扩张提供了可能性。

在韩国,两三周就能开出一间新店,跟国内节奏相似。

比如贡茶,从2015年到2019年,用3年时间开出400多家门店。

反观日本就不一样。

喜茶曾在日本筹划一年,店还没有开出来,是喜茶不行吗?不是的,是因为日本从选址、审批到装修都需要非常久的时间。

韩国人口密度全球第三,从首尔到釜山不过两个多小时车程,品牌可以快速渗透到更多人群,线上和线下营销也能更快得到市场的反馈。

还有,韩国的文化输出力非常强。

你看韩国明星过去在中国,包括现在东南亚的影响力非常大。

如果品牌在韩国站稳脚跟,再打入东南亚,几乎就是降维打击。

还有个事儿特好玩。

其实不止奶茶,韩国人对中国美食也很有好感。

除了前面提到的麻辣烫,他们还特爱吃烤鱼,最夸张的是羊肉串,都夫妻店,却能在韩国开到近5000家店。

还有青岛啤酒,想不到吧?韩国一档节目有个明星说,吃羊肉串要配青岛啤酒才正宗。

韩国明星的国民影响力非常大,节目一播完,青岛啤酒销量激增,瞬间成了啤酒销量冠军。

扯远了,说回奶茶。

目前韩国的奶茶店铺大概有1000多家,贡茶占了2/3。

我们之后将在韩国市场与贡茶“贴身肉搏”,计划未来开到600到1000家店。

如果目标实现,这个营收规模基本就是一个喜茶。

品牌要酷,这还不够。

顽徒计划明年春天在国内开设首店,打造一个“奶茶界的文和友”,旗舰店选在武汉,在人流量最大的江汉路,打造一个6层楼的独立超级品牌空间,希望可以媲美上海南京西路星巴克烘焙工坊的顽徒茶饮旗舰店。

未来,顽徒还想以“悟空降魔九九八十一难”为主题,在全球81个城市开设81个超级旗舰店。

4、奶茶战局,才刚刚开始回头看看,我们几乎同喜茶在同一时期做奶盖茶起家。

不同的是,喜茶已是国内新茶饮市场当之无愧的霸主。

常常有人问我,如果当初没有出国留学,现在会不会已经达到了某种高度?我的回答一直都是:如果没有喜茶,我可能也不会继续做茶饮。

喜茶把奶茶带到了一个3.0的高度,让我发现原来奶茶还能这样做,也能资本化运营。

我真的很佩服聂云宸,将他视作创业路上的前辈。

”但我也从没后悔出国创业的决定。

中国有14亿人口,国外还有50多亿,他们对奶茶的认知还很浅薄,奶茶出海仍是个亟待挖掘的好市场。

另外,虽然国内的茶饮市场已经很“卷”,水平也很强。

但放眼全世界,如果想把茶饮做到和咖啡一样的高度甚至更高,现在这才刚刚开始。

有圈内人士曾经预言,新茶饮的终局大概就是喜茶这样。

我觉得不是。

奶茶的战局才刚刚开始。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