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你的偶像,去剧本杀店做主持了

你的偶像,去剧本杀店做主持了

​李娱是一位签约了公司,已经练习了一年半的偶像练习生。

他告诉深燃,今年8月整个月都没有工作,他干脆走进剧本杀店,兼职一份DM(剧本杀主持人,游戏的组织者)工作。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宛其编辑|李秋涵,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李娱是一位签约了公司,已经练习了一年半的偶像练习生。

他告诉深燃,今年8月整个月都没有工作,他干脆走进剧本杀店,兼职一份DM(剧本杀主持人,游戏的组织者)工作。

这不是个例。

多位剧本杀店家向深燃表示,从去年开始,经常会有演员、爱豆(偶像)来应聘兼职。

“百子湾附近还有专门招爱豆当DM的店。

”剧本杀店主陈璐透露。

她去年十月开店,店里曾有多位爱豆来应聘DM。

今年,影视行业变化不断。

偶像选秀被曝出大量乱象,9月2日,广电总局发布公告,要求广播电视机构和网络视听平台,不得播出偶像养成类节目。

优爱腾三家的偶像选秀节目,由此按下暂停键。

具体到产业链,根据由你音乐研究院统计,今年有接近一半的公司已经退出市场。

根据媒体报道,中国没有出道的练习生,至少是一万五千人。

受影响的不止是爱豆。

影视寒冬之下,剧组开机难,演戏机会少,年轻演员们也在寻找着新出路。

剧本杀,这个与影视行业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新兴行业,成为他们的选择之一。

深燃发现,在影视资源高度集中的北京,朝阳区的百子湾、高碑店、青年路附近,有不少店家就是影视行业从业者,他们正在利用自身在影视行业积累的资源,打造明星剧本杀店,试图让演员、爱豆们组成“帅哥DM”,发挥最大价值。

偶像经济行业,在2018年野蛮生长,2021年极速刹车,现在,他们走入的剧本杀店,是一个希望之地,还是暂时的乌托邦?偶像来了偶像真的来到剧本杀店里了。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在百子湾的一家剧本杀店,五位合伙人里有四位是演员,有一位是从选秀节目出道的歌手。

“招聘入职的DM,要么是表演、主持专业毕业的学生,要么是从业多年有经验的演员。

”店家刘童介绍,他本人也是一位从业十几年的演员。

陈璐店里有五六个爱豆在做兼职DM,通过和他们聊天才知道,“一批下了节目的爱豆没有工作,疫情之后影视行业也不好,自己又没有收入,很多一个月一分钱都没有。

”她透露,行业里有一些体量不大的偶像公司,甚至会把签约艺人输送出来做DM、NPC(非玩家角色),和剧本杀店去聊分成。

把店开在朝阳大悦城附近的剧本杀店家高蕊也提到了这一点。

去年开始,她店里来了很多爱豆应聘DM,以为一来就能立刻赚到钱。

她说,来主动应聘的爱豆有的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工作,有的还需要家里接济。

不过来剧本杀店做DM,大家不都是冲着增加收入来的,也有人想借此来提升专业技能。

演员郭嘉琦就提到,他刚进入影视行业半年,觉得来剧本杀店做兼职,未来拍戏时,在理解人物、演绎角色方面,会有帮助。

“就当去练习,其实都挣不到什么钱。

”郭嘉琦说,但他也坦陈,明显感觉到今年进入剧本杀行业的演员朋友,的确在变多。

来到剧本杀店后,爱豆们表现怎么样?爱豆、演员们到剧本杀店做兼职,给玩家带来的体验是新鲜的。

玩家小鹿就说,第一次去百子湾的某家剧本杀店,知道DM是演员之后很兴奋,玩的过程里忍不住感叹了好几次,“好帅好帅,想要合影。

”深燃还发现,一些有演员做DM的剧本杀店,在大众点评上会看到一些“不愧是表演系出生,颜值高、台词功力棒,能带动气氛”等评论。

在刘童看来,演员做DM是有优势的。

“他们对文字的阅读理解,对剧本内核意义的延展,还有一些剧情演绎,比普通人会更成熟。

”根据刘童的经验来看,没有带过本(指剧本)的演员,半个月就能上岗。

在朝阳区,有部分剧本杀店出圈,就跟店里有爱豆和演员有关,甚至自带名气的DM,还会被其他店家挖角。

郭嘉琦透露,自己有时只是到一些剧本杀店去玩,就收到过多位店家的邀约,问他是否有兴趣去做兼职。

陈璐看中了剧本杀的社交属性,通过店家身份,可以快速扩展社交。

“比如影视行业的从业者,通过玩剧本杀,能很快建立联系,大家喜欢玩,可以通过玩剧本杀认识非常多行业里的人。

”陈璐说,店里经常会有经纪人、制片、编剧来玩。

看着身边不少人开了剧本杀店,郭嘉琦甚至也有过开店的念头。

但他的顾虑在于,从店面环境、人员储备各个方面投资都较大,现在行业竞争压力也大,他最终还是放弃了,安心做一名兼职DM。

真的赚到钱了吗?“帅哥DM”曾是一些店家开店引流主打的看点。

但到剧本杀店做兼职,对演员和爱豆们来说,是不错的出路吗?现实并不美好。

“现在整个影视圈,很大一部分演员,没有稳定收入,甚至没有收入。

”刘童介绍,他的店里,有兼职DM的演员,两个月都没有工作通告,来学习DM技能带本,每场挣一两百元。

陈璐表示,店里全职DM的底薪是4000元-7000元,带的本多、能力强的人才有机会一个月拿到一万多,刚刚达到北京的平均薪资,而作为兼职的爱豆拿到的则更少。

李娱在带过几次本之后,就已经犹豫要不要接着去剧本杀店。

“毕竟学习一个剧本需要花费不少时间和精力,而兼职赚的钱也并不多。

”他直言。

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

陈璐说,做DM每天中午12点上班,很多到半夜12点之后才能下班,工作时间长。

同时,DM依然属于服务行业,需要照顾玩家的情绪,需要高情商去控场,知道如何与玩家保持在舒适的相处范围里,“不是真正喜欢剧本杀,只是想过来挣点钱的人,做DM基本上都翻车了。

”郭嘉琦作为一个新人演员,做DM台词功底和表达能力有优势,但也经历了一些波折。

他刚开始做DM,带的是实景本,有很多场景需要搜证。

“有一次,一些线索我没有记全,导致在第一轮搜证,玩家没有搜全。

我就直接跳到第二轮,复盘时才发现少搜了一个证,影响到接下来的游戏体验。

”他说。

后来有玩家朋友告诉他,有几处机关没有打开,他才意识到自己有失误。

“其实当时挺幸运,如果是资深玩家,估计就会被看出来。

”他说。

相比有表演技能的演员,在剧本杀店里,爱豆的处境更尴尬。

陈璐把找爱豆做DM的经历视为在“踩坑”,直言体验并不好。

她表示,爱豆形象好,但擅长的唱跳能力在剧本杀里用不上,演技也非常差,她遇到过一些带本的爱豆,演技还不如普通的DM。

“很多人豁不出去,只是偶尔来做兼职。

“陈璐说,“他们放不下身段,觉得自己长得好看,就算带本不好,玩家也不会骂他。

”这样的结果是,不仅带本能力一般,引流的效果也不如预期。

陈璐提到,“有些爱豆只是偶尔过来客串,有时来店里坐一会,带客的作用不大。

”她意识到,玩家都是来体验剧本杀的,只有少部分玩家真的只看颜值。

瑶瑶是一位资深选秀粉丝,打听到朝阳区青年路附近,有家剧本杀店的DM,和她喜欢的偶像来自同一家公司。

她特地组局去店里打卡,“当时玩的是一个情感本,但爱豆的台词功力有点差,解读节奏乱,效果很一般。

”她说,帅哥只能让人有动力去一次。

接触下来,陈璐还没有碰上值得长期合作的爱豆。

今年10月份,她只留下一位演员在店里兼职,把其他兼职爱豆都开除掉了。

现在有爱豆主动找过来,或者有朋友推荐,她会比以前在用人上更慎重,不会因为对方形象好,就招进来。

“演技之外,还要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喜欢剧本杀。

”陈璐强调。

总得来说,在剧本杀行业,爱豆型DM、演员型DM群体两极分化严重。

有一种类型是,他们本人很喜欢玩剧本杀,觉得赚钱只是次要,不仅本子带得好,还能带动客流。

陈璐就遇到过一位演员DM,来店里的第一天,就有近十车(十组玩家)的人特地找他带,后来找他的玩家里,很多也是回头客。

她说,“带的本好,豁得出去,有一些需要情景演绎的本子,他带完之后身上都青一块紫一块的。

”还有一种类型,是冲着混日子来的。

在经纪公司混日子,来剧本杀店也是混日子。

“大部分觉得自己没钱,只是想赚点钱,可来了以后钱并不多,没有动力,就不会好好去学带本,我们也就不会让他去带本,变成一个恶性循环。

”陈璐说。

对于剧本杀而言,把做DM、当NPC视为不用打磨作品,是在向下兼容的职业,这类爱豆和演员,也会被快速淘汰。

能生出粉丝经济吗?眼下,“粉丝经济”依然是部分剧本杀店选择的运作模式之一,部分店家想让玩家因为爱豆DM而买单。

陈璐就提到,她的店有六个社群,里面有很多老玩家,“每一次在玩本之前,都会拉一个DM和玩家的群,DM很容易和玩家建立联系,所以在剧本杀行业,很多玩家就跟着店走,或跟着DM走。

”虽然她也有所担忧,剧本杀业内排斥DM和玩家过度私下联系,DM把资源集中在自己手里,未来离职可能会带走玩家,但她还是想试试人气DM的影响力。

爱豆甘望星参加《创造营2021》出道前,就因为在欢乐谷里扮“鬼”走红,这类营销模式,陈璐也想尝试。

她试图去打造剧本杀DM界的“鬼”,用人气吸引顾客。

“我和店里一些爱豆聊过这个想法,他们觉得想法挺好,但不知道要怎么做”,而据她观察,朝阳区乃至整个北京,也还没有出现走红的DM,大家也都不知道怎么做,她感觉,爱豆们也没有把这一意识放到带本的工作中。

并且,要利用爱豆和演员拉动客流也有现实难题。

“如果店家没有与经纪公司签约,利用爱豆、演员宣传,会面临肖像权和授权等问题。

”陈璐表示,也因为艺人做DM不稳定,她计划打造的线上自媒体,不考虑本职是艺人的DM。

陈璐换了种思路,干脆打造“明星DM”,不是单纯的指演员DM、爱豆DM,而是要打造专业能力强、有特质的DM,比如,声优DM、双胞胎DM等。

但眼下,剧本杀这个新兴行业,还没有出现具有大范围影响力的标杆性DM。

用“网红DM”的打法来获客,在行业里能否行得通还有待商榷。

不同于线上辐射的受众面广,DM带一车,面对的玩家往往不到10人,一局耗时长,能触达的玩家数量有限,依靠个人的影响力引流获客,带来的叠加效应也有限,成为网红就更难了。

刘童对“爱豆带客”也并不认可。

他认为,玩家大部分时间还是跟玩家玩。

“开店的演员老板会亲自来店里做DM带本,但为了不影响玩家玩游戏的体验,还会刻意回避掉“演员”的属性。

”刘童说。

偶像公司依靠剧本杀完成爱豆自救,就更难了。

在影视行业工作的匆匆就提到,今年9月份有一次开会,公司领导讨论过,要不要让没有工作的艺人去做剧本杀。

不过,最终这个方案只停留在会议桌上。

“无论从赚钱还是增加人气,爱豆们去剧本杀做兼职,都不是一个性价比高的事。

”匆匆表示。

甚至还有可能引发出额外的担忧。

匆匆提到,爱豆、演员们赚不了多少钱,要是被人拍到,还可能会惹麻烦。

店家高蕊告诉深燃,有个在他们店里做兼职的爱豆,最近公司已经不让他出来了。

现在来店里应聘的爱豆,也大多是瞒着经纪公司来的。

“因为有爱豆们出去玩剧本杀、密室后,接连出现塌房的新闻,导致一些爱豆的经纪公司,不让他们出来做兼职”,她解释说。

和其他普通人来当DM一样,爱豆、演员来剧本杀当DM,同样要面临专业考验,如果只是为了来磨炼演技,可以作为兴趣补充,但想要从中赚大钱,可能性微乎其微。

剧本杀店,也并不是他们的乌托邦。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李娱、陈璐、高蕊、小鹿、刘童、匆匆、瑶瑶为化名。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