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B站直播无“大哥”,还能继续“干杯”吗?

B站直播无“大哥”,还能继续“干杯”吗?

B站在商业化拓展之路上布局直播赛道并非顺风顺水,作为B站营收比最高的增值服务,这部分收入虽然比 2020 年增加了52%,但细究下来,“大会员”带来的收入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作者:纪南,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前几日,一则“B站直播部门或将整体裁员”的新闻登上热搜,据凤凰新闻报道,某匿名人士透露:“B站直播业务部门计划裁员,名单已初步拟好,待上海地区恢复正常后进行裁员约谈,本次裁员将会波及整个直播部门。

”新闻一经发出即引发行业内广泛传播与讨论,B站则在当天迅速回应了这一言论,称:“直播业务毛利连续三年提升,正在积极招聘,在招岗位40多个。

”B站在商业化拓展之路上布局直播赛道并非顺风顺水,作为B站营收比最高的增值服务,这部分收入虽然比2020年增加了52%,但细究下来,“大会员”带来的收入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年报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大会员”数量同比增长39%至2010万,其大会员价格也有上涨。

那么,作为此次业绩表现隐藏在“增值服务”中的直播业务,真的如其回应中所言,发展势头迅猛吗?B站无“大哥”直播平台想要挣钱,其平台中的主播必须得挣钱。

2016年YY、斗鱼、虎牙、陌陌相继崛起后,各大平台为抢夺用户及扩大营收在直播类目上已形成了成熟模式。

发展至今不可否认的是,秀场主播的吸金能力在直播平台的营收中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

据虎牙官方统计的4月主播白金榜显示,前三位主播中有两位是娱乐分类“星秀”中的颜值女主播,白金榜排名前三十位中仅有“张大仙”、“小鲁班007”两位游戏主播入榜,且排名靠后,其余均不是游戏主播。

在B站踏足直播领域时,恰恰选择的是重筑游戏直播,其标志是2019年B站曾花8亿元拿下了S赛在中国大陆三年的独播权。

然而在近期,部分B站用户却反馈B站直播的内容正在向“友台”的秀场直播靠拢。

结合此前B站曾明确提出“2024年实现non-GAAP下的盈亏平衡”,其直播商业化想必正在提速,这可能导致平台接入部分不符合社区文化的主播,进而招致用户的不适应。

同样押注直播赛道,直播商业化模式也越发相像,如今B站主播的打赏数据与虎牙、斗鱼相比如何?从其官方披露的数据看,尚与虎牙、斗鱼存在着极大差距。

以B站近一周全站直播排行榜分析,其头部马太效应明显,榜单前三几乎成为全站“天花板”,在排名靠后的主播中,前一名与后一名的差额换算成人民币不过在几万的层级——(按照主播获得的贡献值排名,0.1元=1电池=1贡献值)具体贡献值与主播所收礼物数据B站尚未披露,但据大数据UP主@百小僧披露,B站头部主播一周来源于礼物打赏的收入不过在几十万左右——图源B站UP主@百小僧(笔者曾向@百小僧求证数据算法,截止发稿并未收到回复)反观虎牙、斗鱼所呈现出的打赏收入往往在几百万层级,与B站相比存在10倍以上的差额——图源B站UP主@百小僧如果B站想要将直播营收扩大,未来在主播打赏收入上的突破是其需要重视的关键点,找更多的“大哥”来扩大营收,否则在当前直播行业触及天花板的大背景下,B站的直播业务将难以出头。

原生UP主“难当大任”很难想象,一向以“游戏直播”为对外重点强调的B站,在如今最热也是B站相对重视的电竞游戏“英雄联盟”领域,大火主播的数量与竞争对手差距明显。

一方面,去年底B站花大价钱签约的英雄联盟流量一哥、前RNGADC@UZI在3月仍在虎牙直播;另一方面,除了@德云色这一独苗顶流外,前IG辅助@baolan、前LGD上单@Langx等并非顶流的主播已成为B站为数不多的高人气主播。

据笔者观察,无论从直播间人数还是弹幕数,亦或用户所刷礼物来看,均无法与虎牙、斗鱼相比。

B站英雄联盟区斗鱼英雄联盟区虎牙英雄联盟区显而易见,B站如今的劣势之一在于成熟大主播的缺失,这些大主播的背后直接关系着该平台的忠诚用户、付费用户的数量。

而据笔者亲身观察对比,发现除了英雄联盟分类以外,B站在吃鸡区、主机游戏区、DOTA2区所储备的、能自带大批粉丝的主播数量均不及虎牙、斗鱼。

自媒体“开菠萝财经”也曾报道,近年B站在游戏一级分类开播数量,远低于斗鱼、虎牙、快手。

图源:开菠萝财经面对这一境况,缺少成熟大主播、又需要考虑成本控制的B站曾经给出一种独特的发展路径陈睿在2020年二季度财报会上曾经说道:“我们的直播模型在收入起来的速度上会比其他的直播平台慢一些,因为其他直播平台的竞争手段是互相挖成熟主播,它们的收入增长确实快一些。

”“而对于B站来说,绝大部分受欢迎的主播其实就是我们的UP主,自己成长起来的,它会慢一些,但是它的好处就是在于稳定持续,相对来说主播的生命周期会更长。

”如今两年过去,在翻看不少百大UP主的直播间之后,笔者发现大部分UP主存在直播频次低、收到礼物数较少的现象。

譬如2021百大UP主@自来卷三木的直播间贡献榜前三均为个位数——图源:B站@自来卷三木个人主页而在前文所提到的全站直播周榜榜一@蒲熠星却并不属于B站自然生长的UP主,其视频播放量不及百大UP@自来卷三木的零头——图源:B站@蒲熠星个人主页由数据可见,UP主孵化成主播的成功系数还有待考证。

的确,大部分UP主在精心策划视频脚本、拍摄视频方面的确有着精巧的构思与独特的天赋,但直播是完全不同的领域,它不仅需要你有颜值或才艺,能够持续吸引观众的观看,还需要你能不停地和用户互动,读弹幕、做节目效果,将用户留在你的直播间里。

从用户端来看,打赏这一行为终究需要戳中他们的点,它可以是才艺主播的一支舞蹈,也可以是游戏主播一次精彩的击杀操作,但期待素人UP主们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天天与用户“尬聊”就能收获礼物打赏,则略微显得有些不切实际了。

在新主播扶持方面,比起虎牙、斗鱼而言,B站的效率也显得不尽如人意。

原因是虎牙、斗鱼本身即是直播产品,而B站的直播间会与视频内容存在一定的内部竞争。

据公开财报显示,2021年四季度虎牙MAU达8540万,斗鱼MAU达6240万,虽然数量比B站所公布的2.72亿MAU少很多,但“贵”在他们本身即是直播用户,通过这一用户池,虎牙与斗鱼可以通过导流、算法推荐来让新主播们不断地获得流量,以此来孵化自己的主播生态。

反观B站虽然坐拥2.72亿MAU,但这些用户面临着其产品内部的分流问题。

毕竟B站并不是单纯的直播产品,它的基础仍是一款视频内容产品,刷视频、看视频仍然是用户使用B站的主流需求,其广告收入也需要这些来支撑。

根据笔者亲测,在其APP流量大头“推荐”页面刷10条视频,其中2条可能是直播,2条可能是竖版短视频,其余均为UP主制作的原创投稿。

B站的问题某种程度上类似抖音,都面临着公司内部部门为了求发展而相互争夺流量的问题,然而现实困境却是B站不可能将大部分流量都分给直播业务,因此很难迅速扩大直播板块流量与相应付费用户规模。

“新规”治下,留给B站直播的时间不多了B站直播所面临的不止一只“黑天鹅”。

4月15日,据网信中国消息,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自即日起,开展为期两个月的“清朗·整治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专项行动。

当天,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网络视听节目管理司、中共中央宣传部出版局也发布了《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平台游戏直播管理的通知》。

结合“3.15”晚会上的对直播打赏的曝光,以及3月30日发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营利行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靴子”不断落地,直播行业震荡不断。

反映至股价上,截止发稿虎牙美股已不足5美元,斗鱼则更难,今年其美股一直徘徊在2美元左右。

市场看空直播确有其脉络,受游戏“未成年人防沉迷新规”影响,游戏玩家减少,叠加直播内容创新不足的因素下,游戏直播平台付费用户规模正在逐步缩小,行业遭遇瓶颈。

图源:海通证券研究所据公开财报显示,虎牙2021Q4的付费用户停留在560万,比去年同期减少40万,斗鱼则是同比少了近30万。

这直接导致了两家公司营收下滑。

2021年虎牙总营业收入为113.51亿元,同比增长4%,但净利润5.83亿元,相比去年降幅高达近34%;斗鱼2021年实现营收91.65亿元,同比下降4.55%,且净亏损高达6.2亿元。

这两家秀场&游戏直播龙头公司尚且如此,后续来看无论是游戏直播还是秀场直播,其行业发展恐将迎来拐点。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B站对于直播业务的规划可能并非类似虎牙与斗鱼,后两者视直播为立身之本,而B站更可能的是在测试自身产品生态能孵化出多大的商业变现空间。

从另一角度思考,B站做直播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拓宽UP主们的变现手段,不至于让他们全凭“为爱发电”。

但行业现状如此,随着B站未来对商业变现效率的提高,或许直播部门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是向着不明朗的未来“邯郸学步”,还是就此缩减开支做好转型?或许,这才是B站直播当下所要思考的终极问题。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