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我在B站直播弹幕互动游戏,月入20万

我在B站直播弹幕互动游戏,月入20万

在B站直播区,甚至能够在单机游戏的分栏中找到弹幕互动游戏分区,里面的游戏也早不只是夜店蹦迪,挤地铁、冲厕所等无厘头的小游戏也颇受欢迎,一些主播自己开发的小游戏甚至。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作者:柠檬,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这届年轻人,在直播间玩得越来越野。

自修勾夜店走红后,60万只小狗一起蹦迪的故事席卷整个直播界,如今弹幕互动游戏也如雨后春笋,迅速走进“多样化”阶段。

在B站直播区,甚至能够在单机游戏的分栏中找到弹幕互动游戏分区,里面的游戏也早不只是夜店蹦迪,挤地铁、冲厕所等无厘头的小游戏也颇受欢迎,一些主播自己开发的小游戏甚至会边直播边修改bug,而《狼人杀》等竞技类游戏,更是充分调动玩家热情,携两万观众一起参与。

这是一种并不新鲜的玩法,早在2014年就曾有人在Twitch平台进行尝试,直播间观众可以通过发送弹幕指令共同操作游戏,而非主播进行操作,这种游戏模式在Twitch平台被称作“TwitchPlays”,在国内则被命名为“弹幕互动游戏”。

除了专门的分区,在B站创作者中心,游戏开发者们还能找到B站提供的弹幕互动游戏功能开发文档。

某游戏公司后端程序开发部门的员工刘洋对「新熵」表示,这种运用在直播间的小游戏实际上开发难度并不大,在B站给出相关的开发文档后,开发难度更是大幅下降,他举了个更浅显的例子,“就好像是B站已经给搭好框架,开发者只需要装修就可以了。

”在他看来这类游戏是,“难度不大,创意难得。

”从万人蹦迪到全员参战,弹幕的玩法不断丰富,但新鲜感恰恰是时间的反义词,这一带有几分“整活”意味的玩法,是否仍无法支撑起更复杂的项目。

但在直播间靠发弹幕“玩游戏”的模式,或许能让B站直播区的主播们,有一个新思路。

PART.01在抖音被冷落,在B站被看好直播间变游戏厅,最早大概出现在抖音。

2021年9月,抖音直播间一款《召唤悟空》的游戏横空出世,打赏氪金就能提高角色的等级攻击力,不少观众“氪金”上头,随后年底便因骗氪被抖音封杀,如今了无音讯。

在不少销售软件的卖家口中,《召唤悟空》是一款引流赚钱神器。

据最早一批售卖软件的卖家拓卡科技称,经测试,一个新账号一天收入能达到800元左右,而主播只需要挂机,无需其它操作。

据介绍,每套游戏软件6800元,只能在一个直播间使用。

在与拓卡科技方交谈中得知,这些弹幕互动游戏在抖音直播是有一定风险的,目前只有广场舞比较稳定,这类“云蹦迪”的软件价格都是500元一套。

然而当问及《召唤悟空》这款游戏为何消失时,对方只回应称抖音不让播。

在这类“骗氪”游戏之后,修勾夜店在抖音的走红更像是一场烟花,离开得更加体面。

因抖音平台判定直播间存在“利益诱导”,多次违规,修勾夜店整体“搬迁”至B站,开启新一轮狂欢。

抖音封杀案例在前,同样在快手开了家“迪厅”的小柳也表示,快手官方似乎并不太欢迎这种挂机直播的模式,他所在的团队靠“云蹦迪”的收入也不够理想。

然而抖快都不爱的弹幕互动直播,在B站却意外地受欢迎。

2021年11月,迁誉网络所运营的一个插画、Live2D、建模等资源分享平台peacha进行业务升级,正式更名为“哔哩哔哩创意工坊”,三个月后据天眼查显示,该公司已经被B站全资收购,还上线了创作者服务中心和饭贩两个测试版板块,主播在饭贩板块中,能够直接找到一些直播插件以及直播互动游戏。

在实际体验中能够发现,这些弹幕互动游戏均可以免费下载使用,但使用后直播间收入将会有10%分到制作者手中,这大概也意味着B站官方已经很明确地表现出支持的态度,甚至开启了专门的直播分区——弹幕互动游戏。

如今在B站已不只有修勾夜店,其它如修猫夜店、蘑菇头、Q版人物等形象的迪厅也陆续“开业”。

甚至在直播区,还能够找到广场舞的一席之地。

似乎蹦迪已经无法满足当代年轻人的需求,弹幕互动功能正在被挖掘出更多玩法。

最简单的是解压游戏。

玩法类似于《召唤悟空》,如《三维弹球》《擂台互殴》等,玩家发送弹幕创建角色后,就由AI接手控制,玩家只能通过送礼物增加角色属性,获得更高排名,能够控制的操作并不多。

玩法更复杂些的积分类游戏,如目前热度最高的《炸星球》,观众只需发送弹幕,就能“发射”导弹,最终击溃星球核心的玩家,将变成一颗新的星球,在游戏过程中,玩家能够获得一定的积分,也能直接通过刷礼物获得积分,而这些积分还能够兑换相应的游戏道具,激发观众参与并获得积分的欲望。

而更受欢迎的还是竞技类游戏,如《狼人杀》《坦克大战》《球纪元》等,玩家加入不同阵营,能够发送的指令也更多,甚至需要依靠群体智慧共同完成游戏。

受制于弹幕控制的形式,弹幕互动游戏通常玩法简单,往往几分钟就能完成一轮,能购买的游戏道具也很少,但观众却能找到早古游戏厅那种大家“一起玩”的快乐。

PART.02月入20万,直播互动游戏逆袭?这是一个不太隐秘,却又不够热闹的角落。

B站弹幕互动游戏区出现的时间并不短,2021年6月之前就已经出现,而这一类目却直到修勾夜店的爆红,才逐渐开始在B站直播区复苏。

而相关程序的来源也大多是由主播个人编写,不少出现在弹幕互动游戏区的UP主,从其主页都能看到自学unity以及编程的痕迹,在一些直播间交流群中,也有不少群友在交流游戏编程经验,且大多都是业余爱好者。

作为一门生意,弹幕互动游戏确实有利可图。

在此之前,北京脑屋科技有限公司就曾在2021年10月推出了一款大型直播互动游戏《互动派对》,与其说这是一款游戏,不如说是几个游戏的合集,主播能够选择多款游戏,在直播间和观众一起闯关,观众也只需要发送相对应的弹幕就能“帮助”主播,或者进行捣乱。

这款游戏曾在虎牙、B站、斗鱼、快手等直播平台定向测试,近40位主播在自己的直播间尝试,脑屋科技CEO王强表示,基本上每个参与测试的主播在直播期间收益都翻了四到五倍,观众发送弹幕的热情也要比以往更高。

据统计,在参与测试的38名主播的直播间,礼物收入周平均单小时增长461%,同时段单小时增长484%。

也曾有UP主统计出修勾夜店老板的收入,仅看直播收入,一个月内老板到手收入能达到13.5万,如果算上老板与一些品牌合作获取的收入,那么其月收入恐怕将会超过二十万。

弹幕互动游戏直播,看起来似乎确实是一门赚钱的好生意,但其实又并非如此。

这类小游戏能够“氪金”的形式并不多,除了个别人数较多的直播间,大部分主播收到的礼物恐怕不足百元,想依靠弹幕互动游戏实现盈利,恐怕难度较大。

同时,哪怕B站官方“庇护”,弹幕互动游戏直播也并没有走出小众的标签,如今在相应的直播分区,同一类型的游戏已经开始扎堆出现,数个直播间都是统一的画面,观看人数也集中在个别直播间内,大部分直播间的人数都在一万以下。

不少直播间已经推出“打赏得套装”“刷礼物掉皮肤碎片”“送礼物兑道具”等操作,部分直播间的榜一、榜二也能拿到一定的特权,越来越多的“内购”出现,未来弹幕互动直播或许也将面临《召唤悟空》的尴尬局面,被平台判定为“利益诱导”从而被关闭。

新鲜感总会消除,如何延长生命,已经成为弹幕互动游戏们的当务之急。

最早火起来的修勾夜店老板,正在夜店的基础上不断加入新元素,如新的人物形象、更多的互动功能等,试图延长夜店直播间的生命周期。

但无论如何努力,最初数十万人齐聚一堂的热闹已经不再,如今只有十几万人仍在留恋和“小狗”们一起蹦迪的时光。

新鲜感大于娱乐性的弹幕互动游戏似乎注定走不到大众面前,但这一形式的出现或许代表着B站直播区更大的想象空间。

PART.03离游戏元宇宙美梦,还有多远?早在修勾夜店走红时,就有人认为这是“游戏元宇宙”的雏形,然而从本质上来说,修勾夜店不过是一场个人组织的虚拟蹦迪,与以往平台策划的虚拟演唱会并无两样,但难能可贵的是弹幕互动已经发展成一种游戏模式,为游戏直播增加了新的可能性。

据B站官方统计,截至2021年11月29日,B站弹幕累计总数已突破100亿,平均每位弹幕用户发射超过了166条弹幕。

通过弹幕,不同的用户,跨越时间和空间,在特定的视频内用文字交流,也正是弹幕的存在,让B站形成自己独有的社交互动氛围,区别于其它视频平台。

然而,在B站直播区,弹幕的社交属性被弱化许多,更多的还是为主播提供直播内容的即时反馈。

在B站CEO陈睿的设想中,B站的直播业务不仅是一个营收业务,更是B站必备的能力,在视频创作的空白期,UP主可以通过直播与粉丝互动、增强黏性,让直播和视频创作形成双向循环,推动整体的内容增长。

而与粉丝互动、增强黏性的最好方式,弹幕必定榜上有名。

早在2014年,一位年轻人在游戏流媒体平台Twitch发起了一项“社会学实验”,靠直播中观众的弹幕,尽管过程曲折,但最终仍通关了游戏神奇宝贝,据统计,累计有超过百万名观众参与到游戏中。

在2014年E3游戏展上,这一“实验”受到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可并颁发证书,达成“最多人参与的单人网络游戏”的成就。

2016年,这种弹幕互动游戏就已经在Twitch上拥有自己的分区,名为“Twitchplays”,这一分区也已经有近50万名粉丝。

与常规的游戏直播相比,弹幕互动游戏的强互动性,观众参与带来的随机性,让游戏直播的趣味性更强,自然能够吸引到更多观众。

当这一玩法传入国内,也有不少主播尝试,尤其是弹幕文化“引领者”B站,自然也不会错过。

2021年7月,UP主林亦LYi在直播间发起了一次千人游戏,观众通过弹幕发送指令,控制游戏《赛博朋克2077》中的汽车,试图“复刻”三十年前那场经典的群体决策实验。

这场直播高峰期有超过5500人同时参与,可惜的是,在汽车接近终点时,B站平台崩溃,这场实验也以遗憾收场。

三个月后,程序员日当天,林亦在B站官方邀请下再次发起一次万人游戏,挑战游戏《原神》。

这是一场成功的实验,在一万人七嘴八舌的弹幕中,游戏人物被操纵着走位、释放技能,最终顺利完成先前设定的目标。

相较于传统直播模式,弹幕互动游戏无疑能更充分地调动起观众热情,让观众不只是观看,更能够真正参与其中,这种深度互动的模式,比以往仅通过弹幕与主播“口头互动”的模式更能增强粉丝黏性,直播间也不再是主播一个人的舞台,而是变成了一个游戏平台,让更多人一同参与其中。

未来弹幕互动的游戏模式势必会发展出更多玩法,互动性也会随着技术的发展不断变强,或许B站也认为这一模式甚至将会成为游戏直播的下一个风口,才会为其专门开设直播分区,公开相关功能的开发文档,为这一游戏直播形式的发展“保驾护航”。

然而,弹幕互动游戏区的主播们目前最该考虑的问题,或许是这种互动式直播该如何保鲜,持续产出有新鲜感的内容,来维持自己直播间的热度。

毕竟修勾夜店虽然依旧每晚准时开门,但蹲守在直播间喊着“创建角色”的人群还会保持多久的热情,或许店长也没有答案。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