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字节跳动,从APP工厂变成“CEO”工厂

字节跳动,从APP工厂变成“CEO”工厂

据不完全统计,字节跳动的对外并购从2014年开始,2017年后进入活跃期,截止到2022年4月,字节跳动在几年时间内,就将54家企业收入囊中,并购数量占总投资数量的近三分之一.。

声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丨张雪,编辑丨张丽娟,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字节跳动并购数量已经超过了百度、腾讯,甚至能与阿里比肩,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互联网“新晋并购王”。

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创业者都在经历九死一生,估值倒挂,融资难拿。

同样的,除了一线投资机构外,之前大火的CVC机构,如今连出手投资也变得愈加谨慎小心。

但这之中,有个与众不同的存在——字节跳动,相比于投资,字节跳动近几年更“痴迷”于并购,业内更是将字节跳动戏称为“创业者的最后一站”。

那么隐藏在独特打法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什么样的创业者能够被字节跳动收编?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翻看了字节跳动的并购动作,并发现了些有意思的事。

新晋并购王据不完全统计,字节跳动的对外并购从2014年开始,2017年后进入活跃期,截止到2022年4月,字节跳动在几年时间内,就将54家企业收入囊中,并购数量占总投资数量的近三分之一。

值得一提的,这54家被并购企业中,企业服务领域的相关项目高达14个,为细分领域中的最高。

当前,字节跳动并购数量已经超过了百度、腾讯,甚至能与阿里比肩,跻身中国CVC并购方榜单前列,其对并购偏好度也位列互联网公司的首位,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互联网“新晋并购王”。

2014年,今日头条收购了摄影图片素材的网站“图虫网”,完成了收购首秀。

此后,其更倾向做投资,直到到2017年,字节跳动才加速了收购战略,并在当年相继收购了Musical.ly、工具APP产品朝夕日历、时光相册,以及从猎豹移动收购的欧洲新闻聚合应用NewsRepublic和美国短视频/图片分享社区Flipagram。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字节跳动战略投资部正式成立。

在此之前,该公司涉及投资的部门为投资部与战略部(战略投资部前身)。

在2018年之前,字节在战略投资领域出手的次数并不多。

不过,近期有消息称,字节跳动战略与投资部已于今年初解散。

字节跳动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虽然字节跳动的战略与投资部已解散,但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字节跳动完成了68个投资并购项目,其中还有数起轰动行业的收购,成绩不容小觑。

包括了40亿美元收购手机游戏开发商沐瞳科技,此外这项交易还成为了2021上半年度全球游戏投资第二的交易;花费约90亿元收购了元宇宙概念公司Pico,并成就了2021年国内VR赛道的最大一笔收购案。

在最后一个季度,字节跳动还跨向了地产行业,收购了麦田房产旗下一家地产经纪公司——福旺地产。

有分析称,在2021年的一系列投资动作看,字节跳动并购涉及领域众多,从社交、游戏、VR、物流、教育到ToB服务、房地产乃至众多消费品牌。

在今年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字节跳动对外投资11起,其中并购项目有3起,分别是无代码厂商“黑帕云”、漫画平台“一直看漫画”和票务平台“影托邦”。

而被收购的“黑帕云”在2021年曾获得了字节跳动的投资,半年后,字节跳动便将其收编,据悉,“黑帕云”创始人陈金洲将加入飞书,负责相关业务,直接向字节跳动副总裁也即是分管飞书业务的谢欣汇报。

也有消息称,黑帕云的收购在去年年底就开始进行,而且是飞书推动的,收购条件不错。

此外也有低代码的从业者对我们表示,黑帕云的产品并不弱于目前市场的主流产品,也收获了一批忠实用户,当前低代码行业也备受资本市场认可,所以从行业角度来看,黑帕云被收购并不是合理的。

在一些从业者和用户看来,像黑帕云这种创始人加盟飞书,原有品牌不能持续运营的确有些遗憾,但在资本市场,其实这种案例非常多。

另外两项收购,从业务上来看,补齐了其在文娱版图中缺失的重要板块,另一方面,也助力字节进一步向阿里和腾讯打造的大文娱体系看齐。

字节跳动的“阳谋”众所周知,收购是迅速在新领域获得一席之地,或者快速补充短板的性价比最高方式。

此前,就有分析指出,“字节跳动收购公司的最大意义不是产品或者流量,而是收购团队和资源(如牌照)”。

说到底,“收购”的目的无非几种:其一,买人才,买团队,比如现在字节跳动多位管理层都是通过此方式加入的,像是现任字节跳动中国CEO张楠,今日头条CEO陈林,K12教育硬件产品负责人阳陆育等。

比较有意思的一个案例是幺零贰四项目。

2020年12月,天眼查显示,幺零贰四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日前发生工商变更,字节跳动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北京平安百草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公司新任控股股东。

而幺零贰四科技(海南)有限公司成立仅一年,原主要股东吴海锋(持股57.28%)和孙雯玉均(持股20.18%)均为百度出身。

公开信息显示,吴海锋曾任百度副总裁,孙雯玉曾任百度执行总监。

如今,吴海锋已经成为字节跳动公司大健康业务部门(小荷健康)负责人。

其二,买新领域的协同业务,像上文提到的,今年的三个收购项目,都属于这一类。

特别是在toB领域,在内部经验有限,人才有限,且业务需要迅速发展的情况下,收购则是一剂强力的催化剂,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在字节跳动的收购案中,企服行业的项目占到了最大比重。

复盘字节跳动toB业务的发展过程,其中伴随着多起颇受关注的并购案。

2018年,字节跳动年收购了效率管理工具“幕布”,金额约为数百万元,该产品是由坤豆科技在2016年3月上线的一款产品。

用户可在幕布里快速整理笔记、创建与整理任务并制作思维导图。

除“幕布”外,字节跳动还面向toB领域投资了视频会议服务商“中创视讯”、时间管理工具“朝夕日历”,并且自研了企业IM工具“飞书”,后者率先在新加坡上线。

与此同时,在一系列投资、收购过程中,朝夕日历创始人程昊、幕布CEO王旭都加入到了字节跳动。

接着,字节跳动还并购了云储存和“坚果云”,2020年7月,字节跳动完成对容器平台提供商才云科技(Caicloud)的全资收购。

收购完成后,才云科技CEO张鑫也将成为字节跳动火山引擎云原生业务负责人。

彼时,张鑫在公司全员信中表示:“在字节跳动完成收购后,才云科技团队及业务,将在对客户承诺不变、产品业务不变、组织架构不变的情况下,完整地加入字节跳动火山引擎。

”也正是有了这些“买买买”,字节跳动才能够在短期内完成自己ToB能力的整理,并得以在短时间内组建了一支企服团队。

其三,是买赛道,像是元宇宙,房地产,教育等领域。

最明显的就是花费约90亿元收购了元宇宙概念公司Pico。

去年元宇宙的大火,让字节跳动感觉到了入局的紧迫性,因此舍得砸入重金,拿下这个明星标的。

当然买来的Pico也不仅仅是字节布局元宇宙的吉祥物。

最新消息显示被字节收购后,Pico走到聚光灯下,大量的曝光为Pico带来了销量的激增。

2021年Pico销量达50万台,官方披露2022年的目标为100万台。

据全天候科技报道,Pico销售端收到的销量目标大多高于此,甚至高达200万台。

此外,字节跳动为了在教育领域迅速站稳脚跟,也发起了多个并购项目。

2020年10月,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品牌大力教育,新品牌成立之后,字节跳动通过内部孵化、收购、投资等手段,搭建了从低幼(瓜瓜龙、GOGOKID、你拍一)、到K12(清北网校、小马AI课)、成人(开言英语)、toB(学浪、极课大数据、AI学)以及智能硬件(智能台灯)等多条业务线的覆盖。

其四,买IP,买专利。

在字节跳动的主航道文娱、游戏领域,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这样的收购案。

而在专利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字节跳动收购锤子科技,当时字节跳动只花了3亿元就收购了锤子的百人团队与多项技术专利。

比如上述提到的大力教育推出的首款可视化AI智能学习台灯“大力神灯”,就是出自原锤子团队。

近期,字节跳动收购的原锤子科技SmartisanOS团队又传出了新动作。

其与康佳合作开发了大屏操作系统,并推出了可自由拼屏的智慧大屏,这是字节跳动首次正式切入大屏产业链。

从以上的案例,不难发现,每个被字节跳动收购的项目,早已被安排好了“命运”,与此同时,纵然字节跳动员工人数已达十万人,但并不是每个被收购的项目,都能被收编的。

收购价格并不是唯一吸引力正如开头所提到的,与其他互联网厂商相比,字节跳动是最热衷于收购的。

另外,其选择的并购项目创始人,有不少是连续创业者或职业经理人。

对此,有行业观察人士谈到,字节跳动成立时间较短,各方面积累不够厚,且业务处于飞速发展阶段,此时的字节跳动需要吸纳更多的职业经理人,而像阿里、腾讯,早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因此,对比来看,会显得在收购上更加激进,收购价格也更为客观。

我们可以看到,在被字节收购来的业务或高管,大部分都能够在新业务上实现突破,迅速在市场中占领一席之地。

而关于为什么相比其他收购创业团队的大公司,字节跳动能获得打造出更出色新业务的效果?即刻网友guangle.eth分析称,首先是字节不以业务资产为核心目的,资产更多的是静态面向过去的,而人是动态面向未来的,这也就有了我们看到的,在字节收购的一众公司中,不少是创业者带着团队一起加入的。

其次,字节跳动的“强中台”能够赋能多是的业务和创业者,但在非信息分发的业务方向缺少0-1MVP非标品产品运营能力,而正是优秀创业者擅长的。

第三,字节跳动挑选人才的下限是逻辑性的保证,各有不同领域的优秀人才又有最基本的协同保证。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今年一季度投融资市场的情况来看,不管是融资金额还是融资项目数,都有不同程度的下滑。

在中科创星董事总经理李刚强看来,就宏观环境而言,一级市场的风险投资人好像看不到太多乐观的点。

李刚强与几家比较头部的人民币机构沟通发现,今年其内部对项目的估值和风控已经明显控制的更严格,核心原因在于一是未来市场的不明朗,二是去年因为市场情绪过于乐观,投资的一些项目业绩没起来,后续融资较为艰难,估值撑不住;三是二级市场的估值和一级市场估值倒挂比较严重,一级市场高估值投资,已经受了伤。

在这样的背景下,也有一些FA告诉投中网,今年“被并购”成为了不少创业公司的选项之一,因此不难推测,相比于往年,今年市场上的并购可能比较活跃,是互联网大厂抄底创业公司的好时机,或许今年字节跳动的并购项目还将会创下新高。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