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2022年,谁在带火助农直播?

2022年,谁在带火助农直播?

2021 年 9 月,淘宝直播方面透露,在直播助农“村播计划”上线三年后,通过直播带动农产品销售已超 50 亿元…《意见》还指出,促进农副产品直播带货规范健康发展…直播助。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苏琦编辑|金玙璠,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提起助农直播,很多人的第一印象还是武汉疫情爆发后,多位大主播助力湖北进行的专场带货,帮助当地农副产品开拓销路。

时间来到2022年,助农直播似乎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就在近日,人民日报新媒体宣布与遥望网络开展合作,全年在全国范围内打造6次振兴乡村专题直播。

据了解,遥望是一家以直播为核心的新电商企业。

届时,遥望旗下瑜大公子、李宣卓等头部主播以及旗下艺人主播将助力带货,首场直播将于4月28日在杭州开启。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开菠萝财经,单纯从经济回报上来看,助农直播“吃力不讨好”,但产业价值和社会价值颇高,因为直播带货如果能帮助当地特色农产品打开销路、提升销量,将直接拉动当地经济效益,这对各方来讲都是喜闻乐见的结果,也体现了直播电商最本质的价值。

助农直播也响应了今年2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

在国家鼓励公益助农的大背景下,手握主播及供应链资源的企业,以“直播电商”的方式助力乡村可谓水到渠成。

实际上,直播电商行业发展到今天已经走向正规化。

在直播间里做公益,引导产业链上下游进一步挖掘直播电商的价值,已然成为头部主播、MCN机构和直播平台的默契。

值得注意的是,做公益并非一日之功,也非一场直播之力,只有授之以渔,教会农民自播、并搭建直播基地,才能真正为乡村经济“造血”。

直播间里助农热过去三年间,电商直播行业在风口上高歌猛进,带动市场交易规模飞速增长。

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相关报告显示,2021年我国直播带货市场规模将接近两万亿元。

伴随着直播电商GMV屡创新高的,是一些行业乱象。

直播电商行业急速扩张至2021年,迎来一轮大洗牌。

2021年年底,多位头部带货主播先后被查,随着相关管理办法的出台、税收监管持续加强。

“强监管背景下,准入门槛逐步提高,直播电商行业朝着合规化发展,业内人开始反思直播电商带来的真正价值,也在一定程度上,让外界重新树立对直播电商的观感和态度。

”直播电商资深从业者吴凯称。

他进一步解释,直播电商的社会价值根源在于两点:第一,直播电商能否方便有效地促进商品的流通和交易;第二,直播电商能否拓宽销售渠道、降低销售成本,让生产者、供应商和消费者都得到实惠。

“公益直播、助农直播,能将这些价值进一步发挥。

”吴凯注意到,越来越多带货主播加入到公益行列中,而助农直播是其中最广泛的形式,可以说是用主播最擅长的方式在做公益。

不只是社会价值,从相关数据中也可以看到助农直播的商业潜力。

2021年9月,淘宝直播方面透露,在直播助农“村播计划”上线三年后,通过直播带动农产品销售已超50亿元。

2021年双11期间,抖音上线了18.3万款时令农货,生鲜类农特产销量同比增长327%。

另据《2021年中国农货新消费发展研究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农产品网络零售额达7893亿元,未来数年市场有望突破万亿规模。

在政策方面,国家也一直把乡村振兴摆在重要位置。

2022年2月发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即2022年中央1号文件)就提到,加快实施“互联网+”农产品出村进城工程,推动建立长期稳定的产销对接关系。

同时,《意见》还指出,促进农副产品直播带货规范健康发展。

开展农业品种培优、品质提升、品牌打造和标准化生产提升行动,推进食用农产品承诺达标合格证制度等。

直播助农作为解决农产品滞销、带动乡村经济发展的重要一环,兼具社会和经济机遇,可谓恰逢其时。

而据开菠萝财经观察,过去两年间,以李佳琦、罗永浩、瑜大公子为代表的头部主播,开启了多场助农直播,助力多个地区的经济发展。

更高的流量,意味着更大的影响力和更重的社会责任。

一些直播机构做助农直播的初衷,除了想为多地农民的农特产开拓稳定销售渠道,更希望用直播电商的形式,帮助乡村地区打造产业链、搭建品牌。

助农直播难在哪儿?与农货市场的社会价值、商业潜力相对应的,是极高的掘金难度。

农产品的带货和销售,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属于吃力不讨好,需要下苦功夫”,多位业内人士都有同感。

这一点,正在筹备助农专场的遥望深有感知。

据了解,4月28日,遥望组织了一场“乡村振兴传播计划助农直播浙江专场”,由旗下头部主播瑜大公子,为浙江乡村的农副产品、土货鲜食、本土品牌进行带货。

带货农产品,究竟难在哪?吴凯解释道,首先,农产品是极度非标的产品,并不像服装、食品,拥有完整的供应链与生产体系,同时具备成熟的选品流程;其次,农产品相比其他的消费品,在生产和运输方面成熟度不够,定价和售后都存在难题;再者,正是由于农产品拥有这些特性,消费者买不买单,非常依赖主播的口碑背书和粉丝粘性。

此前,遥望曾凭借供应链优势,尝试过几次助农直播。

2020年,遥望的签约明星主播王祖蓝就连线央视主播欧阳夏丹,在央视新闻“谢谢你为湖北拼单”第二场公益直播中为湖北带货;2021年年中,遥望发起了多场助农公益直播,并由瑜大公子和李宣卓进行带货。

在这个过程中,遥望团队体会到了“难”,也一直在积累相关能力。

其一是沉淀“台前”的主播资源。

遥望手握多个垂类的专业主播,这些主播在全网直播平台累计拥有超2亿粉丝,高粘性、高购买力的粉丝受众,为助农直播提供了基础。

其二是搭建“台后”的支持团队。

助农直播和日常直播不同,从选品、物流、客服到售后,各个端都要面临挑战,尤其是在疫情背景下,更需要一支紧密配合的团队。

开菠萝财经通过遥望内部人士了解到,遥望每次都是以专项项目组的形式去筹备,每个环节和模块责任到人,为整个项目顺利推动提供支持,为后续复制积累经验。

具体说来,为了严把质量关,遥望网络配备了超200人的招商及质检团队,构建了较为完善的商品库,同时组建了近200人的客服团队,以保障消费者权益。

此次的助农直播计划,遥望共准备了6场。

首站选在浙江,有内部人士称,某种程度上是因为遥望团队的公益情怀。

一方面,遥望总部位于浙江,另一方面,瑜大公子是浙江人,公司和主播个人都想为“家乡”做些事情。

对于这次助农直播,有业内人士称,遥望一直在蓄力助农公益直播,为此持续在发掘高性价比的产品。

直播之外,助农还需要做什么?一场直播只能带动一次销售,真正的公益助农,显然不能依赖单向“输血”,而是要帮助农民形成内生的“造血”系统。

对此,多家直播机构给出的答案是,全力带货当地农产品的同时,推动并落实乡村直播产业链的发展。

帮助乡村产业找到适合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模式,帮助农产品建立自主走向市场的能力,授人以渔。

第一步是教会农民怎么卖货。

有直播机构将为农民提供直播电商方面的技能培训,帮助他们提升自身收入。

很多农民手里有好产品,但因为与市场存在信息差,且不具备直播电商相关知识,时常发生“卖不出去”、“不知道怎么卖”或者“卖不出好价格”的情况。

“这一举措,是想从根源上解决农产品直播背后的疑难杂症”。

吴凯称。

当农民会卖货之后,下一步就是教会他们如何高效卖货。

有直播机构计划利用专业背景为当地农产品打通线上、线下,提升流通效率、拓宽销售渠道。

此外,部分直播机构还希望帮助乡村地区打造品牌,持续吸引城市消费者,并在线下搭建区域农产品销售及文旅产品推介中心,打通从农产品销售到文旅发展的产业循环,实现产业升级。

这些举措,也和国家的大战略相吻合。

近日,农业农村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等部门联合印发《2022年数字乡村发展工作要点》,其中就提到,“培育乡村数字经济新业态,包括深化农产品电商发展、培育发展乡村新业态、强化农村数字金融服务、加强农村资源要素信息化管理。

”吴凯指出,大多数助农直播与当年淘宝网店对农业的改变类似,多是在销售环节进行赋能,直播机构如果能在仓储加工环节赋能,成本可想而知,但一旦做成,将会是更深入的改造。

放眼未来,这种从源头帮助新农人、原产地的助农方式,更能体现直播电商的新价值。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吴凯为化名。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