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直播14天,给上千万人当电子宠物,庞宽的副业到底有多少?

直播14天,给上千万人当电子宠物,庞宽的副业到底有多少?

4月21日,庞宽发了条微博,说自己将在北京798艺术园区开启一场直播,带了五箱子行李:水一箱、自热米饭一箱、酒一箱、零食一箱和时髦衣服一箱…因为庞宽是1976年生人,长在。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青年横财发展会(ID:xrich666),作者:杨普森,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当了14天电子宠物的庞宽,终于要下线了,直播累计了上千万的观看量。

4月21日,庞宽发了条微博,说自己将在北京798艺术园区开启一场直播,带了五箱子行李:水一箱、自热米饭一箱、酒一箱、零食一箱和时髦衣服一箱。

然后,他要在2.5m×2.5m的高台上生活14天。

直播开始仅仅一天,就有200万人冲进直播间,围观庞宽拉屎,甚至有人专门拉群等着庞宽拉屎,随时在群里通风报信。

比庞宽更行为艺术的是,有人建了一个共享文档记录他这14天的生活,细致到打嗝、放屁、抠脚。

大伙最关心的屎尿屁问题,让滚圈中年庞宽总算是冲上热搜。

两条热搜把关晓彤挤在中间,很尴尬。

大伙纷纷猜测:这场直播的意义是什么?庞宽每天晚上都会在微博上发小作文,但没有回应这件事。

刚开始的两天,庞宽喝着红酒、跟着音乐蹦跶了好几曲后,看着《甄嬛传》,玩手机玩到凌晨3点才睡着。

后面几天,庞宽的观察员们发现:除了吃喝拉撒睡,庞宽就在玩手机、看书、看电影、写字、听歌……△总结一下庞宽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机结果就是,看庞宽直播,就越来越像在看电子宠物。

庞宽的好友赵子健跑去现场看热闹,扑了空。

赵子健他妈问他,庞宽这样的行为艺术赚不赚钱?赵子健没细想,说了句“不赚钱”。

让艺术沾上铜臭味,秉承咱们横发会万事向钱看的原则,我细细扒拉了下庞宽直播视频号下的打赏,这场直播收获微豆仅23669粒(截止到发稿前),这其中还要支付场地费、人工费等等,咋看都不是赚钱的买卖。

作为新裤子的狂热乐迷,我一直觉得他们又有钱,好像又没钱。

我很好奇:庞宽这次活动又来烧钱,那他到底有没有钱?除了搞乐队,他还有什么副业?我去扒了庞宽的所有访谈和他写的书,来给兄弟伙们讲一讲。

01庞宽是谁?一设计师2019年夏天,《乐队的夏天》火了,新裤子拿了第一。

新裤子的老板沈黎晖收到了旧友打来的1万块,说要他转交给主唱彭磊,看了《乐队的夏天》,觉得他们太不容易了。

沈老板随后接受采访,又说新裤子这种乐队都是年入千万的。

但乐队的键盘手庞宽说他吹牛,每次接受采访都辟谣:“要是有千万的话,我就不演出了,在家躺会儿不好吗?”庞宽总哭穷,说自己在2000年那会儿,去酒吧买不起一瓶啤酒,喝自来水。

当时,乐队条件艰苦,排练都在防空洞,汛期时常漏水。

大家就站在淹到脚脖子的水里排练。

地上还有插了电的音箱和吉他,一不小心整个乐队的命都没了。

庞宽好不容易带了一个心爱的姑娘去看乐队排练,结果,姑娘看了一眼就跑了,再也没联系庞宽。

1996年,新裤子乐队正式组建了,最开始庞宽起名叫“金属车间的形体师傅”,大伙嫌拗口,又感觉是搞重金属的,就改名成“新裤子”。

庞宽一直想当主唱,但因为当时只有庞宽有键盘,所以他就当了键盘手。

沈黎晖偶然在对外经贸大学听到他们的演出,就要签下新裤子。

当时摩登天空还没签下一支乐队,还叫“风景科技”。

庞宽和彭磊上学那会儿认识了,两人都上的是北京工艺美校,那时候是中专。

这学校出来干设计没几人,倒是成了中国摇滚的“黄埔军校”。

就连后来新裤子签约的公司——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也是他们的学长。

毕业后,庞彭两人都没指望玩乐队糊口,彭磊去了北影学动画。

因为父母都是工艺美校的老师,庞宽成了学校里出来的“没几人”,乖乖去了一家小的设计工作室当设计,月薪不到一千块,就干了半年。

乐队签了公司后,庞宽的主业还是干设计,不过变成给摩登天空打工,给专辑设计封面,第一件作品就是《摩登天空1》。

公司当时配的电脑特别慢,庞宽的一张海报得渲染2个小时。

他就一边等渲染,一边看沈老板从国外弄回来的设计杂志。

沈老板的商业版图不限于做唱片,还要做摩登天空的杂志,主打内容还是中国摇滚乐,写来写去都是熟人,庞宽就顺便还做杂志的平面设计。

他在摩登天空干了4年设计,这期间和乐队的关系若即若离,一方面,沈老板不太喜欢员工自己玩乐队;另一方面,当时乐队还在走朋克,作为键盘手的庞宽有点加不进来。

在做设计的时候,庞宽积累了不少设计经验,觉得自己比纯搞乐队的有优势,有稳定收入。

△有日本友人统计了庞宽参与设计封面的专辑那会儿“地下影帝”吴庆晨也跟着庞宽、彭磊玩,在2013年之前都没上班,就跟着这哥俩儿蹭饭,混炒菜吃。

在打工期间,庞宽发现公司接外包的流行乐专辑设计,他合计着自己出来单干也行,这样还能光明正大地玩乐队。

2001年,他自己出来开了小工作室,接音乐圈的活儿,给木马、废墟等乐队都设计过专辑封面,顺手还夹带私货。

他一边开始回归乐队的歌曲创作,一边承包了新裤子所有的专辑封面设计。

2005年,乐队风格开始转变,庞宽终于发出了那首7年前就写好的《ByeByeDisco》。

因为庞宽是1976年生人,长在80年代,对80年代迪斯科音乐有很深的执念。

当然,念旧的庞宽,不只是怀念迪斯科,自然会把80年代的所有老物件都一起怀念。

自此,他走上了国货教父的卖货之路。

02国货教父和十年之约作为斜杠中年,庞宽身上的标签很多。

能用在微博名称上的,他还是选择了国货教父。

庞宽承认,这个国货教父是自己封的,他是学谢天笑,因为谢天笑自封是摇滚教父。

他喜欢收集七八十年代的国货老物件,所以自封是国货教父也不过分。

庞宽动不动就跑去垡头的大柳树二手市场,买点自己喜欢的用的和收藏的,家里的有情发膜就是在那儿淘的。

2006年,碰上市面上刮起一股复古风潮,年轻人对80年代的东西感兴趣,新裤子发了专辑《龙虎人丹》,这个专辑名其实是彭磊小时候常吃的一种去暑药,刚好风格合拍,一面市就爆火。

△当时专辑一出,各大门户网站都在报道“抢药”热潮《龙虎人丹》专辑一火,庞宽盯上了80年代国货的生意。

2008年,庞宽在南锣鼓巷开了一家店,那时候南锣鼓巷还没现在这么商业化,人也不多,房租自然也不贵。

我查了下,据中国新闻网报道,2008年,南锣鼓巷的平均房租水平大约是57.14元/平方米/月,而庞宽开的店不到20平米,算下来每个月才一千块的房租。

而且店面没有装修,就涂了80年代特有的绿色半围墙。

他给店起名叫“ByeByeDisco”,找他爸写了一幅中国传统美术字字体的字挂门上做招牌。

庞宽大部分是从厂家那儿进货,这些工厂还在,只是大家不知道这些工厂的存在。

开业的时候,庞宽跑去天津梅花运动服厂拉了一车库存的梅花运动服回北京。

他和彭磊穿着运动服,在小店旁边的小卖部门口拍照,当了一次《城市画报》的封面男模。

他和彭磊还曾经跑到北京南口暖壶厂定制了一批暖壶,叫鹿牌暖壶,据说彭磊家里现在还用着。

而店里卖得最好的产品还得是飞跃球鞋。

那时候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刚结束,一众武术演员脚踏飞跃上场,让飞跃球鞋不仅成了中国年轻人的复古弄潮儿,还成了老外的时尚香饽饽。

于是,特别多老外跑庞宽这儿买鞋,毕竟飞跃球鞋在法国卖50欧元一双,庞宽这儿才卖200~300元人民币。

小店刚开始,生意好到小偷都眼红。

开店第二年春节,庞宽一早来到店门口,发现店门的玻璃碎了,遭贼了。

警察半天也没找出破窗工具,最后是庞宽自己在屋里发现一块没融化完的冰,猜小偷是用冰破的窗户。

2010年,庞宽看Joyside乐队解散了,在五道营胡同开了个酒吧,叫School。

当时,Joyside乐队经纪人刘非和贝斯手刘昊说:开酒吧就是为了和朋友喝酒聊天有个地儿。

庞宽就以同样的理由,不为了赚钱,在离南锣鼓巷不远的沙井胡同开了ByeByeDisco酒吧,说是可以和School互相内部消化,在酒吧里时不时办派对唱歌。

但好景不长,2011年,南锣鼓巷开始商业化,房租几乎翻了三倍,高运营成本让庞宽不得不关了两家店。

在酒吧的最后一次ByeByeDisco派对上,庞宽一边喝一边说:“十年后再见!”可ByeByeDisco派对形式被保留下来,庞宽和DJ合伙人Pei开始打造ByeByeDisco厂牌,开始运营社群,办电子音乐节。

很多人说,庞宽当时说十年再见就是一句场面话,但是我知道庞宽没有开玩笑。

在天眼查上,我发现:2021年8月,庞宽真注册了家公司,就叫拜拜迪斯科(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而ByeByeDisco厂牌也和不少品牌做了跨界联名,李宁、喜茶……不开店以后,庞宽还是拧着那股80年代复古劲儿,研究起了标志着未来的机器人。

庞宽自己说:“文艺的核心价值其实就是未来和复古,如果作品里面同时存在这两个元素的话,它就可以成立。

”他又搁自己身上贴了不少标签——中国银河机器人研究所研究员、变态科学家,自封是宽博士。

03北京十套房和整活大师我们终于来到终极问题:庞宽有没有钱?如果你问庞宽粉丝,他们一定回答你:有,北京十套房。

在《乐队我做东》节目中,主持人马东问庞宽家里几套房,庞宽遮遮掩掩地说:“几套房说不上。

”旁边的彭磊伸出手指比了个10,庞宽没肯定也没否定。

可整活大师庞宽怎么会放过自己身上的梗呢?在《家住十楼的庞宽和他那一幢楼的住户》整活视频里,庞宽一人分饰十角,演绎九个邻居遇上他这样在家排练摇滚的人。

△《家住十楼的庞宽和他那一幢楼的住户》中庞宽演自己和九个楼下的邻居不管是不是故意,庞宽都像在回应“北京十套房”。

面对好像有钱、好像又没钱的传闻,庞宽坦言:“我们实在撑不下去了,就回家了。

”在《生活因你而火热》这本随笔集里,我发现了庞宽有家底的蛛丝马迹。

小时候,他爸会从美国带回很多国外的产品。

乐队最早录音用的夏普777的录音机,也是他爸用外汇买回来的。

2001年,他出来开工作室,豪爽地花了3万,买了一台苹果电脑,之后乐队的专辑封面都是用这台电脑做的。

他在书中也明说了,自家在四道口有套房。

但一次整活中,庞宽在镜头里,又泄露了自己现在住在三里屯。

那是在2020年2月疫情中,庞宽把自己的雅马哈搬到了小区的垃圾桶上,在雪地里,庞宽戴着口罩半裸着,嘶吼歌唱。

当时正值2020年疫情时期,新裤子的成员——彭磊、赵梦都在居家,对着镜头,乖乖地唱歌整活。

可庞宽一整,就整花活:大雪天光着膀子在垃圾桶旁弹唱;在浴室顶着一脑袋泡沫嘶吼;在阳台穿着运动服拍板砖……尽管搞了这么多花活,他说自己的初衷只是让大家都高兴,并没过多讲述自己这样做的意义。

这次在789直播14天的行为艺术,庞宽还没有回应这次活动的意义。

△庞宽在最后一晚的微博小作文中感谢了一圈人,也没说自己为啥要直播14天他始终认为自己不是艺术家,只是一个设计师。

在摇滚乐纪录片《北京浪花》中,庞宽他爸出了镜,父子俩很像。

记者拿出乐队海报,问庞宽他爸:“你喜欢他打扮成海报这样吗?”他爸的回答是:“海报上那种是为了演出,还是生活中这样比较好。

他们几个小伙子凑到一块,主要是为了娱乐,都是业余的,他们都有自己的专业,他的朱专业是搞平面设计。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