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琦儿3场带货超4000万,谦寻的“后薇娅时代”走向何方

琦儿3场带货超4000万,谦寻的“后薇娅时代”走向何方

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9.8万,总观看人数达到605.8万,单场直播预估GMV达1827.8万元,当晚直播涨粉超过20万…琦儿的优势是背靠谦寻的丰富完整的供应链,因此在货品结构上已。

声明: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卡思数据”(ID:caasdata6),作者:毕十三,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琦儿“Solo出道”,和付鹏殊途同归?“终于见到你,想见你183天。

”4月13日,琦儿在抖音更新了一条唱歌视频,有粉丝留言表达想念。

更新是为了带货做铺垫。

5月7日,琦儿在抖音开播,一周内进行了3场带货直播,预估GMV达到4173.3万,已达到抖音头部主播水平。

从粉丝量来看,琦儿已在抖音吸粉150.6万,且处于增长态势。

琦儿是薇娅被封前最得力的助播、要好的闺蜜,很多粉丝也将对薇娅的情感投注于她。

此番在抖音独立出道,并一开局就收获耀眼的数据,也离不开老粉的支持。

此外,琦儿直播间的供应链由谦寻提供,经纪约则签在另一家杭州公司初行传媒。

看起来仍和谦寻保持密切的联系。

距离薇娅被封杀已过去147天,谦寻扶植新人的步履不停,这能否为其找到第二增长点?大主播背后公司纷纷“出逃”、建立新的阵地,是否暗示着流量中心的更迭?薇娅助播在抖音出道,和付鹏殊途同归?5月7日晚上,琦儿完成了抖音直播带货首秀。

沿袭薇娅直播间风格,琦儿开播时进行了一轮福利抽奖,再上架几款低价爆品,活跃直播间人气。

上架的货品主要包含食品饮料、日用百货、美妆护肤、厨卫家电、服饰内衣这5大类目。

第三方数据显示,琦儿的“Solo出道”直播相当成功。

最高同时在线人数达到9.8万,总观看人数达到605.8万,单场直播预估GMV达1827.8万元,当晚直播涨粉超过20万。

@琦儿Leo抖音视频截图5月9日,琦儿进行了第二场带货直播,预估GMV达到1579.7万,总观看人次突破633.3万。

紧接着,5月11日,琦儿进行了第三场直播带货,预估GMV达765.8万元,总观看人次为410万。

客观来看,琦儿3场直播的成绩均跻身抖音头部主播之列,但GMV和人气却呈现出下滑趋势。

在耀眼的数据之外,也有从业者发问:琦儿会出现“出道即巅峰”的状态吗?琦儿的优势是背靠谦寻的丰富完整的供应链,因此在货品结构上已经超越了绝大部分主播。

其短板可能是在粉丝粘性上,直播初期依然有大量“老粉”前来应援,但中后期,就只能靠琦儿的个人魅力来吸引粉丝观看、促进转化下单。

仅就目前寥寥数场带货,还无法断言琦儿未来的发展。

毕竟曾经的“抖音一哥”罗永浩,也出现过“首场GMV过亿、3个月后GMV大幅缩水”的状况。

不过,与罗永浩这样自带IP入场的“天选之人”对比有失公允,我们不妨再看看另一位超级主播的前助播——付鹏。

2020年5月,付鹏对外宣布离开李佳琦直播间。

同年10月,他在小红书开启独播首秀,位列当日站内人气第一,成为直播圈热议的对象。

然而,他在小红书的直播并未持续多久,就转战了新平台。

2021年1月16日,付鹏首次在抖音带货,总观看人次近400万,预估GMV为368.94万元。

也许是成绩不够亮眼,没过多久,他暂停了抖音直播事业,选择继续耕耘内容。

目前,付鹏在小红书吸粉超155.7万,是该平台的头部KOL;在抖音拥有468万粉丝,属于美妆赛道头部达人。

但相比一年前,这两个平台的视频数据和粉丝量,都在明显下降。

卡思认为,付鹏更愿意做种草博主,而非带货主播,在几经尝试后,他也许逐渐找到了让自己更舒适的空间。

从付鹏的带货之路“折戟”,我们能大概预见到琦儿的SOLO事业难以一帆风顺。

因为,直播讲究极致性价比,直播间的粉丝本质上只是极致性价比商品吸引来的消费者,他们既不会随着助播离开、轻易转换阵地,也很难进行大额消费。

卡思观察到,琦儿直播间里,平均客单价仍然不高。

以5月11日直播为例,销量为19.8万件、预估GMV为765.8万,平均客单价为38.7元。

如果琦儿想要成为能带动高客单价商品的博主,她还需要表现出更强的专业度、同时培养用户对其个人的信任度。

好在,琦儿对直播的热情程度更深,她在抖音的目标就是带货,开播频率和时长也很稳定。

并且,在5月7日抖音带货首秀之前,琦儿就通过聊天直播的形式和粉丝们提前见面,还通过发布生活vlog展现个人性格,通过唱歌表现才艺,一系列举措其实都是在为直播做预热。

目前,抖音电商的竞争日益激烈,平台间的用户属性和规则也不相同,琦儿面临的挑战也不少。

谦寻的后薇娅时代2021年12月21日,一张13.41亿元的逃税漏税罚单,让薇娅消失在大众视野,除了各社交媒体平台账号被封禁,背后的谦寻集团和相关直播链条也损失惨重。

(被“清算”的薇娅,惶恐的直播电商)如今,147天过去,建立新账号、开辟新的平台,是谦寻开启“后薇娅时代”的自救之路。

先是今年2月14日,薇娅助播六人团组成“蜜蜂福利社”在淘宝开播。

虽然薇娅没有出场,但也在隐形影响助播团的新账号,后者直播时延续了薇娅直播间的合作风格和流程。

如今直播了3个月,蜜蜂惊喜社稳居淘宝头部主播行列。

截至5月17日,蜜蜂惊喜社在淘宝直播的粉丝数达到369.1万。

蜜蜂惊喜社成员公开信息显示,无论是最早试水的蜜蜂惊喜社,还是琦儿个人直播间,都和薇娅以及其背后的谦寻公司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们的直播选品、供应链都是由谦寻负责的。

除了扶持助播“上位”,谦寻本身是一个集MCN、主播孵化、供应链服务、电商培训、代运营等业务于一体的综合公司。

谦寻官网首页显示,目前其签约了20多位知名主播,如大左、李响、李静、林依轮等明星主播和呗呗兔、小侨Jofay、安安anan、楚菲楚然twins等达人主播。

这些主播大都以直播形式为品牌带货,覆盖美妆、生活、服饰等全品类类目。

树大根深的谦寻,失去了薇娅,固然元气大伤,但从表面数据上看,明星和达人主播的带货事业并未受到太多负面影响。

目前,@呗呗兔属于抖音头部主播,多次登上抖音带货日榜第一;林依轮的淘宝直播间也稳定开播,近期单场观看人数在300万-500万量级。

如果琦儿后续的直播成绩依然稳定,她将会是谦寻在抖音的新”标杆“,也将验证其在跨平台运营、孵化主播上的能力。

毕竟,林依伦、呗呗兔等人都不是谦寻从0到1孵化的IP,琦儿却是在谦寻内部一点点成长起来,其抖音视频亦在和薇娅直播时期就已更新;另据《南方都市报》消息,琦儿还是谦寻CEO奥利的女朋友。

或许,在更早的阶段,谦寻就有打算帮助琦儿“自立门户”。

不过,相比于付鹏主动出走,琦儿当下在抖音开播,多了一层“替薇娅扛旗”的意味。

大主播都在“出逃”?此前,卡思也曾探讨过大主播们都在酝酿转型的现象。

(薇娅被封100天,大主播“逃离”直播间)如果说谦寻是迫于无奈向助播团让道,李佳琦、罗永浩则是“主动让路”。

罗永浩在整个2021年大幅缩减了出镜直播的频率,他本人也直接指出,2021年全年,其个人带货额在公司总GMV中的占比不到20%;最近几个月,其占比更是缩小至5%。

此外,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交个朋友团队打造了一批垂类直播间。

目前,除了罗永浩这一主账号,其一共运营了交个朋友之酒水食品、交个朋友数码电器、交个朋友之美妆日化等15个矩阵账号。

(点此阅读:罗永浩不在场,他的直播间还卖得动吗?)2022年,李佳琦也减少直播时长,将更多的出镜机会给了助播团。

薇娅被封号的两天后,即2021年12月22日,李佳琦助播团就高调宣布升级,“正式开启2.0阶段。

”李佳琦助播团微博截图自今年1月13号起,李佳琦几乎就不再坐镇前两个小时的直播,而是交由助播完成。

自此,李佳琦的直播时间主要分布在晚上8点至11点。

晚上11点之后的直播间,也主要由助播团镇守。

值得注意的是,其直播间的流量并未因李佳琦出镜时间缩短而大幅波动。

除了扶持助播,大主播也都在寻找第二流量阵地,即跳出直播平台,积累私域流量,圈住精准用户。

“亿邦动力网”报道,据商家提供的信息推断,薇娅的社群数至少有9663个。

以每个群150人计算,保守估计薇娅聚集了超过145万私域用户。

若每位助理运营30个社群,那将组成一个300多人规模的私域运营团队。

近期,琦儿在抖音开播,谦寻也借助了私域流量帮助其宣传造势。

2021年3月,美腕开始运营微信小程序“所有女生会员服务中心”,设置了签到、淘宝订单转换等服务,会员可将在李佳琦直播间购买的商品转化为积分,用积分兑换相应礼品。

交个朋友公司也创建了“交个朋友会员中心”小程序,通过输入近90天在“交个朋友”公司旗下直播间产生的订单,就可以兑换积分,兑换比例是1:1。

总而言之,狂飙突进了两年的直播电商行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进入了“冷静期”。

嗅到气味的大主播们,则在不断更换打法,应对即将到来的变化。

即使是资历深厚的谦寻,在薇娅消失后,也不得不重启账号、寻找新接替的主播。

而此时从零做起,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已与两三年前迥然不同,或许没有机构能稳操胜券。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