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网上兼职 采样这门小本生意,为什么环球音乐、索尼音乐都在抢?

采样这门小本生意,为什么环球音乐、索尼音乐都在抢?

采样影响了许多音乐流派,特别是流行音乐、嘻哈音乐和电子音乐,卫报记者大卫麦克纳米甚至将采样在这些流派中的重要性比作吉他在摇滚中的重要性…2015年9月1日,索尼音乐的。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音乐先声(ID:nakedmusic),作者:范志辉,授权金钥匙转载发布。

近日,环球音乐悄悄上线了音乐采样平台Usample。

据悉,Usample所覆盖的曲库横跨70年,涵盖超过7000首“稀有”曲目以及全部音轨。

之所以稀有,是因为这些曲目最开始都是作为电视和电影的配乐而制作,自发行以来首次实现数字化。

除此之外,Usample还提供一项AI工具来方便制作人拆分提取不同的stems(即整个混音的子总线),可以直接获得自己所需的采样。

同时,网站还提供“相似性检索”工具,可以找到与用户所需的音轨相似的音轨。

虽然Usample目前仅向各大唱片公司签约和收到邀请的音乐人开放,但是环球音乐继索尼音乐之后的布局,正向行业释放一个信号:音乐采样已经逐渐成为一门越来越受重视的大生意。

采样音乐的缘起与价值据了解,采样的玩法起源于1940年代的具象音乐(Musiqueconcrète,一种实验音乐),“采样”一词是在1970年代后期由最早带有嵌入式采样器的音乐工作站FairlightCMI制造商Fairlight创造。

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采样在嘻哈艺术家中流行起来,他们通过在歌曲中加入采样来表达对经典灵魂乐和放克音乐的致敬和喜爱。

一般来说,在音乐制作中,采样是指从现存录音的一部分作为一种音色或片段,直接或经过处理、重建再运用在新的作品里,采样对象可以是鼓声、人声等任何内容,甚至是之前录制的完整歌曲。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公共领域的音乐,无论时长多少,所有音乐采样的合规使用,都需要提前授权。

如MarkRonson2014年在TED的演讲中所言,“三十年前,出现了第一台数字合成器。

一夜之间一切都发生了改变,忽然间,艺术家可以从过去的任何作品中提取采样。

”虽然很难追溯到第一首有采样的音乐作品,但在Mark看来,使用采样使当代艺术家把过去所有一切能触动自己的片段融入当下的音乐叙事之中。

采样影响了许多音乐流派,特别是流行音乐、嘻哈音乐和电子音乐,卫报记者大卫麦克纳米甚至将采样在这些流派中的重要性比作吉他在摇滚中的重要性。

从诞生之日起,采样音乐就遭受过诸多对其音乐性的质疑。

例如,格莱美委员会曾一度拒绝有采样的音乐作品参与创作类奖项的竞争,仅允许最佳说唱奖项中出现采样。

直到2014年,第57届格莱美才正式允许采样音乐参与所有类别奖项的角逐。

那时,格莱美委员会对外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发现采样的使用是如此普遍,尤其是在都市音乐(UrbanMusic)领域。

在年度歌曲的竞争中,我们淘汰了很多(有采样的)都市音乐,以后我们不希望再这样做。

”与此同时,随着采样音乐的发展,版权问题也逐步受到关注。

美国乐队TheWinstons于1969年创作的歌曲《Amen,Brother》是史上被采样最多的歌曲。

这首歌1:27时出现了一段4小节6秒的鼓点独奏,由于太受欢迎甚至有了自己的名字,被称为“AmenBreak”,至今被用在了超5000首作品中。

但是,原作者TheWinstons乐队并未从中获得任何版权收益。

歌曲发行30多年以后,乐队唯一在世成员RichardSpencer接受BBC的采访时表示,“看到人们毫不受限地用我们的作品采样,我心里当然难受,但实际上我也无能为力,只希望人们能意识到这件事吧。

”直到2015年,英国DJMartynWebster发起了#GoFundMe#运动,呼吁从采样中获益的音乐人给予乐队一点补偿,最终筹得了24000英镑。

同样,也有许多采样的创作者选择维护自己的合法版权。

早在1989年,美国说唱团体DeLaSoul发行了专辑《3FeetHighandRising》,在专辑中使用了60多个采样。

其中之一就是在歌曲《TransmittingLivefromMars》中使用了TheTurtles乐队的歌曲《YouShowedMe》的12秒。

在《3FeetHighandRising》发行几个月后,TheTurtles前成员HowardKaylan和MarkVolman对DeLaSoul的侵权使用提起了诉讼,索赔250万美金。

该案最终在庭外和解,据报道,和解金约为170万美元。

在采样音乐逐渐消除非议,版权问题亟待规范发展的契机之下,音乐采样的商业化平台也迈入了迅猛发展的阶段。

2015年9月1日,索尼音乐的子公司EMIProductionMusic宣布对于违规使用其曲库作为采样的音乐作品展开所谓的“大赦”,即艺术家只要公开承认他们使用了EMI音乐库内的音乐采样,公司将不会对其进行追责。

EMIProductionMusic全球音乐总监AlexBlack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对这次大赦的愿景,是为使用音乐采样的生产者带来丰富的可能性。

”EMIProductionMusic下辖KPM、MusicHouse、DedGood、SelectedSound等多个曲库,这些音乐最开始是专门为电视节目等媒体创作的,同时涵盖了从管弦乐到独立音乐的各类流派。

其中KPM拥有丰富的放克曲库,JayZ、MarkRonson、Nelly等知名音乐人都曾从中获取采样。

解决版权的历史遗留问题的同时,EMIProductionMusic也致力于将旗下平台打造成完整的商用音乐采样平台,他们还填充了旗下平台的曲库,将此前从未数字化的多个系列的曲库释出,并整合在旗下的检索系统PLAY中。

同时,EMI还在Spotify和YouTube上上线多个由平台上的音乐采样所组成的歌单,供音乐人试听和遴选。

2021年9月,EMIProductionMusic品牌焕新,选用旗下最广受好评的音乐采样曲库作为全名的名称,正式更名为KPMmusic,足见索尼音乐在打造采样音乐品牌的决心和蓝图。

从EMI到KPM的几年间,各类采样音乐平台如雨后春笋频频冒头,音乐采样正成为一门兵家必争的大生意。

音乐采样成兵家必争之地如今,行业内的资本已然瞄准了音乐采样服务。

2021年2月,美国音乐采样平台Splice完成了由高盛领衔5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总共获得了超过1.5亿美元的投资。

2021年9月,瑞典采样平台Tracklib在最新一轮融资中获得了1220万美元的投资,合计募集了2120万美元的资金。

2022年4月,新加坡社交音乐制作平台Bandlab也完成了B轮融资,共筹集了6500万美元,并购后估值为3.15亿美元。

在整个音乐采样行业,BeatStars是最受关注的明星平台,也获得了来自索尼音乐的投资。

过去几年间,该平台为LilNasX的《OldTownRoad》、CardiB的《Up》和Drake的《LemmonPepperFreestyle》提供了音乐采样。

据报道,目前该平台在100多个国家拥有300万活跃会员。

今年6月,BeatStars对外公布它已经向平台上的内容创作者支付了2亿美元。

近几年,音乐采样这一赛道也在吸引着大型唱片公司和明星制作人入局。

而在2021年,曾获格莱美奖的音乐制作人Timbaland就与他的经纪人GaryMarella合作推出了Beatclub。

在该平台上,用户可以购买Timbaland和其他优秀制作人所创作的音乐采样,如MikeDean、DallasAustin等等。

而Gary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是音乐采样服务商Splice邀请Timbaland制作专属的采样曲库启发了他们,“我们决定自己做这件事”。

而后Beatclub上线并开放注册,除了头部的明星制作人外,平台上已经累积了800到1000名制作人和词曲作者。

这一次,环球音乐集团上线Usample的动作也表明,三大等巨头唱片公司也看上了音乐采样这块新兴业务。

而纵览这些蒸蒸日上的采样音乐平台,会发现各家在曲库资源和运营思路上有显著的差异。

就曲库而言,一部分平台着眼于存量市场,将旧有的素材库音乐(librarymusic)数字化,获得相应的版权归属,随后再在平台上作为采样素材进行售卖,供现在的音乐人进行遴选和再创作。

索尼音乐的KPMMusic、环球音乐的Usample、Tracklib都是遵循这样的模式。

另一部分平台则聚焦增量市场,致力于挖掘当代原创的音乐采样素材,这些素材或来自于用户的上传,或来自于平台邀请制作人创作,如Splice、Bandlab、BeatStars、Beatclub则遵循这一模式。

这一类平台的显著特征,就是并未对采样(Sample)和伴奏(Beat)进行明确区分,二者都可作为商品在平台上流通。

此外,各类音乐平台也在采样制作、作品发行和版权管理的工具层面努力利好用户。

例如,Usample上线后就在网站的详情页上表示,可以为制作人提取采样中的stems提供AI技术支持,同时还为用户提供相似采样的检索服务。

此前,Splice也于2020年5月收购音乐科技公司Superpowered,以增加他们在音乐制作上的技术储备。

据报道显示,这家公司为数千个应用提供音频上的技术支持,而这些应用程序已经被安装了数亿次。

而BandLab的公司BandlabTechnologies也有自己的专业级数字音频工作站Cakewalk。

BeatStars则在发行和版权管理上重点发力。

2020年,BeatsStars就宣布与索尼音乐版权管理公司达成合作,后者将为BeatStars提供全球的发行和版权管理服务,并完善了海外版税的支付功能,让作者和制作人“更容易、更快速”地获得收入。

音乐采样为何“冰火两重天”?诚然,音乐采样服务是一项瞄准潜力的生意。

在更为成熟的欧美市场,音乐采样服务对未来充满了乐观的畅想,各家平台都在期待着自家的曲库可以刺激出下一首《OldTownRoad》的灵感迸发。

因此,他们不断提升优质采样的输入、增加操作工具的友好度、为交易提供更安全的版权保障。

即便如此,在国内红极一时的《野狼disco》在BeatStars上购买Beat后也陷入了侵权风波,这让我们看到即便是在成熟的平台上,也难免存在合约上的纰漏。

但相较于国外,国内的采样音乐服务显得更为初级,甚至于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境况。

在说唱音乐打开了国内的音乐市场以后,许多针对说唱风格的Beat交易平台在国内涌现,例如车澈团队于2021年1月打造了Beat交易平台BeatsHome;网易云音乐也在2022年1月正式推出交易平台BeatSoul;一些说唱交流社区也形成了Beat交易的功能,例如泡汁儿。

但是截止目前,国内还没有主打针对更广泛的采样交易的服务平台。

而且,仅仅Beat交易在国内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比如BeatsHome在不到一年就宣布终止运营,并没有出现一家具有公信力、规模化的采样交易平台,也缺乏完善的行业机制提供保障。

再加上,各国的采样服务平台没有地域的限制,许多成熟的音乐制作人会到国外的平台上遴选合适的采样。

更多名不见经传的Beat制作人们在淘宝或是咸鱼野蛮生长,连最基础的视听功能都无法保证,更遑论规范性的版权保护。

但国内的平台也曾试水音乐采样服务。

2021年11月24日,网易云音乐与BeatStars达成了战略合作,同期开放平台上的Beat交易专区。

在正式推出交易平台BeatSoul后,网易云音乐还举办了国内首届大型原创Beat制作赛事“节奏玩家”。

有意思的是,网易云音乐甫一开始就打出了开放自由、平台零分成的口号。

可以看出,音乐平台的入局意图并不在于打造完善的采样音乐供求体系,也不基于商业变现,而是以Beat内容作为衍生服务,以凝聚更多的音乐资源和音乐人。

从长远来看,能否拓宽音乐风格、在制作人之间形成公信力、调动更广泛的用户市场,才是采样音乐服务的关键所在。

而对比国外完善且高赔偿的版权环境,国内的采样音乐服务进展相对缓慢,未来如何,有待观察。

(举报)。

免责声明:

本站提供的信息来源网络,所有内容及软件的文章仅限用于学习和研究目的,不得将上述内容用于商业或者非法用途,如有侵权删除请致信E-mail:kefu1086999@qq.com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